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代表最强法宝商第196章向导之事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22

最强法宝商 第196章 向导之事

从曲木元老处回来,陈德觉得心情大好。

因为,这一去不但归还了灵石,又打听到了diǎn银山在大竺的大致方位,而且,他此行有收获的把握比较大。

因为,跑那么老远去撞机缘,如果两手空空回来,那是很受伤的。

而到大竺的地界去,他有很好的向导,就是韦祖乐请到的,现在是他的军师兼师傅的袁立金。

他可是当初,大元的鸿星帮派到大竺的霹雳堂的dǐng级暗子。在霹雳堂,他升到了分堂主的位置,对于霹雳堂把持的商路非常的熟悉。

陈德再次体验了没有自己的飞行法器的不便,他等了好些天,才等到有一位师兄,要带着几位低阶弟子到古乐城裕仁堂做任务。

韦祖乐和袁立金两人,都不是那种拿了东家或者説是主公的银两后,可以心安理得地整日无所事事的人。

所以,当陈德出现在古乐城后,他们俩反而是高兴起来了。因为,这意味着,陈公子会有事情交给他们去办。

当知道陈德要他做向导时,袁立金脸上浮现一丝忧色,因为,他毕竟在霹雳堂做过暗子,霹雳堂的人知道他返回大竺,肯定不会放过他。

他回去,就有些送上门的味道。

但一想到自己这大半年以来,日子悠闲,待遇却优渥,他也不愿意自己变成一个纯粹吃白食的人,他瞬间变得坚定起来。

袁立金脸上的那丝忧色,落在陈德眼中,他知道对方的来历、经历,也不愿强人所难。

就説道:“袁师傅如果不方便,这个向导我另外找人好了。”

陈德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到袁立金耳中,他反而是心潮澎湃,豪气顿生。

因为袁立金乃一热血之人,当初,为了给自己家人报仇,他不惜手刃鸿星帮办事拖沓的坛主,而反出鸿星帮,弄得现在是霹雳堂与鸿星帮都想要他的命。

陈德完全从他的立场出发,体恤他的处境,使他觉得自己如果推托此事,就是遇事畏缩,不为主家担忧,枉为七尺男儿,愧对这位年轻的主公的恩义。

袁立金脸色一正,直截了当説道:“无妨,前往diǎn银山一路上的事,就交给我吧!”

袁立金的情绪变化,让陈德比较满意。

因为,就是与袁立金交谈的这一瞬间,他有了另一种想法。

因为,如果连这diǎn危险都怕,袁立金也枉为一个武林高手了,也説明他老了,原来的热血已经不再,对于陈德而言,也就不堪大用了。

陈德作为修真之人,忙于修炼、赚灵石,他现在觉得时间紧张,他可是没工夫慢慢地去观察、考验一个凡俗的武林高手,看他是否能委以重任。

他刚刚心还是李宁里才冒出一个想法,就是,如果袁立金在diǎn银山之事上畏缩不前,他要另找向导的同时,也就告诉韦祖乐另请高明替代袁立金。

至于袁立金,就让他安心去养老。以后,他和德宝斋的事,无需再麻烦他。

为了减少麻烦,避免霹雳堂与鸿星帮在陈德他们前往diǎn银山时,对袁立金不利,他们一行的行动需要保密,同时,袁立金需要进行易容变换外貌。

出发前,袁立金特意在易容后,让陈德和韦祖乐看看他的易容效果如何。

陈德看到袁立金的易容,一是用易容药水改变裸露部分的肤色,其次脸上带了一张面具,主要是依靠这两个手法。

但是面具带上后,明显整个人的表情比较僵硬,看上去比较别扭。在有心的人,或者细心的人面前,反而会引起对方的留意。

面具的效果实在是乏善可陈。

韦祖乐看到袁立金带着面具时,的确是认不出他的本来面目了。他就説道:“袁老你变样了,我都认不出来。”

陈德看着他显得僵硬的面孔问道:“袁老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你的脸看上去显得僵硬,有心的人一推敲,反而就知道你是易过容的。”

袁立金道:“公子,在江湖上,我这易容手法已经算是一流的了。”

陈德想起了自己的储物腰带里有一些xiǎo玩意,临走时xiǎo兰给准备的,似乎里面就有易容之物。

陈德拿出来一看,有几张面具,还有配套的变声用的颈套。

就拿到袁立金面前,説道:“袁老,你挑一套试一试效果吧。”

这些东西,是天台宗的天织宫的xiǎo女修们整出来的,用于消遣的东西。

因为她们长于制*作法衣,对于修士穿戴的材料的性能颇为精通。

因而,就有些xiǎo女修闲暇之余用妖兽皮巧制出这些面具来,还有专门用于变声的颈套。

她们做这些易容之物,一来,是好玩,用于玩闹;二来,也有些实用之处,比如,女修中许多人容貌出众,为了到凡俗间方便行走,这些易容之物便能派上用场。

陈德之所以对这些易容之物不甚重视,就是因为戴上它们后,并不能遮挡灵识的窥视。

不过现在,拿给袁立金使用,倒是正好。

这些皮制面具有些地方像纸一样薄,有的地方略厚,但是所有地方手感都极其柔软舒适。

袁立金挑好一副合适自己面型的面具后,陈德便教他如何使用。

其实使用方法很简单,就是用刷子将特制的易容灵胶在面具内里均匀刷上一层,稍停,待灵5号线全线分两期工程建设胶稍干后,马上覆于脸上即可。

颈套的用法大体一致。颈套的厚薄比较均匀,就是在喉头的位置变厚,对喉头、声带进行压制或拉伸,以改变声线。

袁立金换上陈德从宗门带出来的易*容*面*具后,效果大不相同,先是韦祖乐对易容效果站不绝口。

陈德一看,果然比袁立金之前用的效果好多了。

当袁立金有表情变化时,易容后,看起来他的表情很自然,浑然没有之前的僵硬、生硬的感觉。

陈德diǎn头道:“不错!比原来的好多了。”

看来,宗门里的那些女修随手制*作的易容品,就比凡俗江湖好手所用的易容品好多了。

这次到大竺的德库兰行省去,路途相当遥远,韦祖乐反而来了兴趣。

因为,他也就年长陈德几岁,平时出远门的机会少,所以他就想随陈德一同前去,好增长见识。

韦祖乐向陈德提出他想一同前往时,陈德便问道:“韦大哥,这一次出去,路途遥远,出门时间很长,你出去了,你母亲就没人照顾了,这样不妥当吧?”

韦祖乐便回道:“陈公子请放心,我母亲康复后,现在身体很好,在家里又有下人照顾,肯定无碍。我只需在赌坊请个长假便好了。”

陈德听到韦祖乐的回答,他心里也愿意这位韦大哥能增长见识,以后也能更好地帮助自己,既然他愿意吃这个苦,以增加自己的阅历,也是好事,也难保到了diǎn银山需要更多的人手帮忙。

他便答应道:“也好,路上多个人,多个照应。”

听了陈德的话,韦祖乐倒是脸上有些发烫,因为,他身手差,路上要是有事,只有陈德和袁立金照顾他的可能,他是照顾不了别人的。

猜测陈德不介意多带几个人一同上路,韦祖乐干脆地,就将自己想带几个新招的年轻人,一同出去历练的想法禀告了陈德。

陈德没有犹豫,立即答应了。

所以,一行人出发时,一共有三辆马车。

陈德因为路上要打坐修炼,他自己一辆车。韦祖乐与袁立金同一辆车。另外有三个十几岁的少年共一辆车,他们是韦祖乐与袁立金决定一同培养的后备力量。

总共也就六个人,本来两辆马车就足够了,但是为了不耽误修炼,同时也不想让韦祖乐与袁立金他们路上过于拥挤,而且,陈德也不缺银两。

现在,陈德的德宝斋,有时也会收到银子。

因为一些xiǎo修需要符箭,但是没有足够的灵石,有的人的凡俗家族比较富足,灵石少但是银两多,就有人提出用银子来买符箭。

实际上,对于这样的买卖,在修真商界,这是商家极不情愿的事情,但是陈德从这些修士的立场出发,为了交个善缘,就答应收银子。

但是,对于提出这样的请求的人,德宝斋设有定额给他们,不是想用多少银子dǐng灵石都可以的,如不设定额的话,恐怕德宝斋收到的银子将一辈子都花不完。

而且在用银子dǐng灵石时,德宝斋的人交代他们不可声张此事,因为这样的事会影响其余的店铺,德宝斋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即使设有定额,德宝斋的这一善意之举,也悄悄地在低阶修士中传开了,使德宝斋的人气更旺了。

往大竺的德库兰行省进发,其实就是往玄元宗的地界进发,故而,马车一路往西北方向辚辚而去。

此时仍是寒冬时节,故而,一路上都是dǐng风而行,更显得寒风刺骨了。

最后一辆车上的三个少年,刚开始时,还抢着坐在车头的位置浏览路上景色,不久全都缩到了车厢里。

他们对一件事感到非常的好奇。



行业动态
铜陵白斑医院
拉萨治疗白癜风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