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霸剑神尊第二十八章螳螂黄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霸剑神尊 第二十八章 螳螂黄雀

那两个女子显然都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不久之后,两人就踏上了进入明月峡的石阶。

石阶上不时间有修士从外面飞落,也有人从明月峡出来,江晨在石阶上故意放慢了速度,落在了金杜林和另外一个筑基四层的修士后。

江晨对自己的隐匿手法自然是无比自信,他非常肯定,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恐怕就是玄液境界的修士都无法注意到他。

不久之后,那两个女子就进入了明月峡。

进入明月峡不久,那两个女子就拿出地图查看起来,查看地图的同时还有说有笑,看样子根本不是出来历练,而是来游山玩水的。

“两位美女。需要什么帮助吗?”

金杜林非常合适宜地走了出来,脸上堆积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你是谁啊?”那个身着粉裙的女子扫了金杜林一眼,道:“你长得张么丑,还是离我们远点吧!”

金杜林面色一沉,他的确是长得不怎么样,尤其是一脸横肉,让人看起来就感觉心里油腻腻的。

“我知道他是谁了,就是在坊市想要抢我们化元藤的那个人!”青衫女子终于是想起来了。

“嘿嘿……没错,正是大爷我,我叫金杜林。青冥宫弟子。两位师妹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号吧?”金杜林有些得意地问道。

但是这两个女子的回答却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没有听说过。”

“金杜林是谁?很了不起吗?”

金杜林面色再次一沉,声音冷厉了几分:“我不管你们听没听说过,把你们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我会饶你们一命。”

这下那两个女子脸色顿时就变了,就算她们再傻也明白这个金杜林是来打劫的。

随着各地城市化进程的加快

她们虽然早就听长辈说过外面险恶,修士之间会为了一点修炼资源而刀剑相向,但却没有想到这种事情来得怎么快。

“你不要杀我们,我们是冰雪宗的弟子。我爷爷是冰雪宗的刑罚长老。”那名身着青衫的女子开口道。

江晨再次无语,这个青衫女子不自报家门还好,这下直接将底细透露出来,那金杜林肯定要杀她灭口了。

“先把你们的储物袋给我。我不想啰嗦,在给你十息的时间,十息之内我手里没有储物袋,那就不要怪我的飞剑不留情面了。”金杜林把手一招,一柄金色的长剑飞了出来,悬浮在他的身前,散发出淡淡的剑鸣之声。

江晨可以肯定,就算是这两个女子把储物袋交出来,金杜林也会杀她们灭口。

“姐姐,我们要不要把储物袋交给他?”那名粉裙女子有些害怕地看向青衫女子。

“给……给他吧。”青衫女子虽然竭力装作镇定的样子,但说话时候不断颤抖的声音已经说明她也是吓得六神无主。

这两名女子虽然取出了储物袋,但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不舍。

金杜林嘿嘿一笑,正要伸手接过储物袋,突然一道乌光朝他激射了过来。

金杜林心中大惊,连忙翻滚到一旁,不得不说他的反应速度的确很快,那道乌光速度快如闪电,但却没有袭中金杜林,只是擦着他的胸口轰击在地上。

金杜林扫了一眼地上被乌光轰出的深坑,心中不禁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够快,恐怕现在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是什么人?给我滚出来!”金杜林没有想到居然明月峡居然还有人敢对他出手。

以他筑基四层的实力,在明月峡试炼的绝大多数修士当中,绝对是算得上拔尖的修为。

“你居然能够躲过我突然发动的一击。果然有两下子!”

江晨很快就看到一个鹰钩鼻男子从一株大树后面走了出来,这个鹰钩鼻男子身着一身灰黑色袍子,袖袍很大,这使得他的服饰看上去有些怪异。

“你是何人?”金杜林戒备地看向突然出现的这个灰袍男子。

“我是何人你不必管,现在给我滚,我可以饶你一命!”鹰钩鼻修士冷笑一声,目光扫过边上不远地方的那两个冰雪宗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金杜林很快就明白,这个鹰钩鼻修士看来是想要半路劫财。

“想要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金杜林冷哼一声,身前的金色长剑瞬间调转了方向,指向鹰钩鼻修士。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鹰钩鼻声音变得愈发阴沉,只见他一挥手,一把乌黑色的短枪出现在他的手中,而后他接连几次挥动手里的黑色短枪,在空中瞬间形成几道凌厉的乌光,形成绞杀之势朝金杜林围了过来。

金杜林连忙催动金色飞剑,释放出剑气抵挡乌光。

但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金杜林催发出来的剑气就被乌光瓦解一空,而那几道乌光并没有消散的趋势,显然乌光所蕴含的的真元要远强过金杜林的如果找不到这个方法剑气。

金杜林面色变得凝重了几分,他一拍虚机袋,一张土黄色的小盾悬浮出现在他的身前,随着他一道真元打入,土黄色小盾瞬间长大至半个人高。

乌光激射在金杜林身前的土黄色大盾之上,顿时发出平平砰砰的声响。金杜林被这几道乌光打得一颤一颤,但却也没有丝毫的后退,正在他大松一口气的时候,鹰钩鼻男子已经贴身冲了上来。

假如阿里巴巴也是将这些股票配发给了员工

“轰!”

让金杜林没有想到的是,鹰钩鼻男子居然会近身肉搏,而且直接以拳头轰击法宝。

江晨也暗暗吃惊,这个鹰钩鼻修士居然会采用这种暴力而且直接的方式,看来身体的力量也绝非一般。

“轰!”

果然,随着一声爆响,金杜林身前的土黄色盾牌直接被震飞,而金杜林整个身子也倒飞了出去,同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好厉害的筑基四层修士!”

江晨心里暗暗吃惊,这个修士给他一种阴冷的感觉,在他看来应该修炼的是一种阴深的法术,却想不到肉身力量也如此强横,看来还皆修了体术。

江晨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这个鹰钩鼻修士似乎让他感觉到有些熟悉,好像他在哪里见过,但江晨却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人。

“你莫非真以为吃定了我?”金杜林抹去嘴角的鲜血,看向鹰钩鼻修士的目光变得愈发阴冷,他没有想到在明月峡居然会遇到这么厉害的角色。

“哼!”鹰钩鼻修士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凌厉的目光已经说明他今日必杀金杜林,突然他身形一闪,手中的黑色短枪化成一道乌光,朝着金杜林的眉心扎了过来。

鹰钩鼻修士这一下势大力沉,他并没有采用真元驾驭乌枪,而是将真元全部灌入到手上,用手抓着乌枪刺向金杜林。

瞬间空间似乎都变得扭曲,金杜林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突然在他的手里,出现一张昏黄色的符纸,只见他飞快地将符纸贴在金色长剑上,而后逼出一口精血,吐在了飞剑之上。

“嗤嗤!”

随着精血的浇灌,那柄飞剑瞬间颤动不止,上面的符纸更是像是燃烧了一般,发出嗤嗤的声响,随着符纸的燃烧,那柄金色飞剑变得更加凌厉,通体的金光也愈发的刺眼。

“叮!”

乌色短枪刺在金剑之上,爆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但这一次,金杜林并没有再次被震飞,反而是那鹰钩鼻修士,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但仅仅是飞出了两米,鹰钩鼻修士就强行站稳了身子。

金杜林面色再次微变,他再次打出几道手印,飞剑在空中喷薄出一道道金色剑气瞬间织成一张剑,剑将空气切割得哗哗作响罩向鹰钩鼻修士。

江晨一直站在暗处观战,心中不免吃惊,这个金杜林虽然实力平平,但手段却穷出不穷,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反扑,看来在买化元藤的时候其他修士都怕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名鹰钩鼻男子虽然被金色剑罩住,但却并没有因此惊慌失措,虽然在他的身上,金色剑已经切割出数十条伤痕,但可以看出,并没有伤到他的根本。

哗!

突然一阵乌光在鹰钩鼻修士身上爆发出来,随着这阵乌光扩散开来,金色的剑也随之被生生崩裂,金杜林惊呼一声,他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必死无疑,玉石抓回飞剑就要转身逃走,但鹰钩鼻修士岂会就此罢手?

只见他手中出现一张黑色的旗幡,这张旗幡正是方才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乌光所化,之身体素质是第一关。“牙齿整齐、上肢力量发达、体重合格。”官东介绍前金杜林的剑气无法伤及到他的根本,这是这张旗幡包裹在他的身上,他将黑色旗幡在那柄乌色短枪上一裹,单手一抛枪柄,乌色短枪便化作了一道凌厉的黑影,瞬间洞穿了金杜林的气海,从他身前射出插在地上。

“哇!”

金杜林大吐一口鲜血,面色变得无比惨白,他目光怨毒地看向鹰钩鼻男子,筑基修士气海损毁,便等于修为尽废,而且重头来过的机会都几乎被剥夺,除非找到传说当中能够重朔气海的灵药。

但能够重朔气海的灵药那是何等的稀缺和珍贵?

鹰钩鼻男子神情冷漠,显然这种事情他做得并不少,他举起手里的乌色短枪,欲要结束掉金杜林的性命之时,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眉头微皱道:“朋友,可以出来了!”

舟山白癜风重点医院
重庆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
南通盆腔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