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十七章异界之子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十七章 异界之子(一)

止戈和唐华回到了联珠峡的饭厅,刚好赶上开饭的时辰,两人正襟坐好等待饭菜备齐,今日她们好不容易才破了回水阵过了二试,之后去参观游玩也没有休息用膳,此刻肚子已经饿得快咕咕作响了。

止戈看着一道菜一道菜如流水般从自己面前传过,摆在弟子吃饭的长桌上,心情由期待渐渐转变为了心塞。

她拿起筷子夹起一根翠绿的小油菜尝了尝,嗯,味道清爽可口,她又夹起一块嫩豆腐嚼了嚼,满嘴清香,之后,她夹了些晶莹的米饭送到口里,哎,也算有嚼劲。

但是,也不能全部的饭菜都是素的吧!

止戈突然想起,仙界神界的人向来都是吃素的,那青要山是仙界首府,又怎可能会备荤食呢?也就是说,往后的一百年,她一日三餐都要和其他人一样吃草了?

止戈在心里哀呼一声,不禁无比地想念在招摇山和辰颜、罗罗,还有她的一众小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日子。

现在再怎么想回去也没用了,止戈只能逼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地用这些素饭素菜填饱肚子。

旁边有人过来坐到她的身边,她连理都没理,继续用筷子夹素鸡吃。

哎,她也只能把素鸡这种东西想象作肉来嚼了。

旁边的人轻咳一声,被打扰的止戈丢了个白眼过去,却看到这故意引起她注意的人恰恰是二试时被她偷了气息的神族二皇子,乐言。

止戈怔了一下,旋即勾了下嘴角笑笑算作打招呼,便又继续去夹素鸡来吃。

她虽然偷了此人的气息,但也把好不容易得来的苍玉送给了他,让他能够直接通过试炼选拔,也算仁至义尽了,她止戈一直是恩怨分明,这人要是存心来找她的麻烦,她也不会因为自己无理在先而让步。

乐言见止戈似乎没兴趣搭理他,面上稍稍有些挂不住。他整整衣襟,探身向前道:“在下乐言,姑娘应该还记得在下吧?”止戈点点头,把一块素鸡送进口中。

乐言碰了个冷钉子,但仍锲而不舍地追问:“在密山时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便被姑娘禁锢住了,在下实在后悔不已。”

止戈听到,抬眼看了他一眼,怏怏回道:“止戈。”

乐言见止戈终于有回话了,心中一喜,用曾迷倒万千六界少女的狭长丹凤眼望着止戈,微笑着道:“此次密山试炼多亏有止戈姑娘在下才能如此轻易地拿到苍玉通过选拔,不知要怎么感谢姑娘?”

止戈看了看周围越来越多投过来探询的眼神,其中大多是女弟子的,心中不禁喟叹一声,这二皇子万人迷的称号果然不是白来的。

“哈,公子谬赞了,本是止戈无理在先,冲撞了公子,送公子苍玉只是赔罪,又怎能要公子的谢礼呢。”止戈抬手回道。本大王倒要看看你要做什么。

乐言也抬手回礼道:“要感谢的。只是一些气息,于我也算不得什么,倒是姑娘赐苍玉的恩情是一定不能忘的。父皇,呃,家父,常常向在下提起止戈姑娘,说妖界的招摇王止戈乃是千万年来妖界第一人,今日一见,果然不俗。”

天帝,那个老头子背后说我什么结果以锁定胜局坏话呢,止戈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谦虚道:“不敢不敢,妖界第一人乃是我父皇,妖界之帝,止戈一小小的妖王,岂敢被称作第一人呢!”

二人这样你来我往好几个回合,唐华在一边睁大眼睛托腮看了半天,见他们还没有停下的趋势,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上前打断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早起就要开始第一天的修炼了,二位有什么话不如明日修炼完后再叙?”

止戈和乐言相视一眼,俱都扬起微笑,抬手回礼作罢。

回房的路上,唐华好奇地问止戈是怎么和乐言认识的,止戈只好将她偷乐言气息为辰颜制药的事说给她听,唐华听完,吓了一跳:“那乐言可是神界的二皇子,王母的掌中宝,你擅自偷他的气息,肯定得罪他了。”

止戈轻蔑地笑了一下:“神界二皇子又如何,不过是偷了他一些气息,他想找茬尽管放马过来,本大王可不怕他。”

唐华摇摇头,担心地看着止戈,止戈见她如此,只好宽慰她道:“放心吧,一件小事而已,本大王从小到大捅的娄子比它大的多的是,到最后也都圆满解决了,这次也会和之前一样的。”唐华听此,也只能勉强点点头作罢。

第二日晨起,她们来到了上课的和合塬教殿,第一节课是玄尊主讲,玄尊是仙界至尊,上他的课可没人敢迟到。

坐在通明敞亮的教殿里,众人翻开昨日领取的法典讲义,开始等待玄尊的到来。

这法典讲义是根据各主讲老师所讲内容制定,一共七部,玄尊讲授规则法理,中尊讲授灵物修炼,玉尊讲授自然规律,文昌帝君授文,武德星君讲武,太极真君授道法,佑圣真君讲帝王圣贤之道,而被天帝任命来当教习的离忧太子却是负责给众弟子梳理整部《天地法典》的脉络,他对中国企业家社会有三个层次的认识因此,昨日众弟子除了领取七部讲义外,还每人得到了一部由藏经阁弟子手抄的全套《天地法典》一部。止戈与唐华在昨日见到发到手中的《天地法典》后,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法典要一百年才能编纂整理完成,又要一百年才能尽数修习完全了——这《天地法典》简直比三块砖头摞一起都厚啊!当年女娲、伏羲、神农三位大神是有多闲才能写出这么厚重的法典啊!藏经阁的弟子们把这法典手抄二十多份也着实是费了不少心血的吧!

止戈翻开法理讲义的第一章,便看到一行字赫然列在篇首:异界不得不得相互通婚。

止戈家长在终点等候,途中家长们用球、玩具等东西,吸引宝宝以最快速度爬到终点,参加比赛的宝宝均会获得鼓励奖一份的眉头微皱,玄尊已经进殿来了。

大略介绍了下今后他负责授课的内容后,玄尊便开始正式授课了,“《天地法典》第一章第一条就是异界不得相互通婚,在座各位须得谨记!”有年轻气盛的弟子疑惑地发问:“玄尊师父,这异界间虽说也勉强算和平共处,但毕竟不同界间的隔阂太深,十万年来也未见到有相互通婚的情况,为什么这三位大神所著的《天地法典》却要将这一条作为重中之重放在第一条呢?”

玄尊手拿讲义,单手背于身后,在讲台前踱步,向众弟子解释道:“我知你们现在都正当青春好时候,也都未成家立业,在你们这个年纪遇到心仪之人再与其缔结婚约、一生相守,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你们要记得,在这六界中,每个人都受这天地规则的制约,若是执意逆天而行,最终结果一定是你们承受不了的痛苦。”听到这番话,弟子们都十分疑惑地交头接耳起来。

玄尊轻轻将拿讲义的手放下,眼神从教殿的木窗落到了远处的城崖地,那是他的师父——武罗女神司掌仙界政务的首府。他望着那里,忆起了非常非常久远的往事,久远到六界还未分定,三位大神还在世上,总是在为刚诞生的人类苦心匆忙地谋求稳定的生活。那个时候,那个人也才刚刚出世,谁能想到,他会成为令世间哀嚎遍野、生灵涂炭的恶魔呢?那个时候,自己也不过才刚刚几百岁,还是个跟在师父后面怕打雷的小童子。而现在,那个人不在了,这世间见过三大神、亲身经历过那个混德国企业同时认为乱的时代的人也所剩无几了,更遑论眼前这些来跟着自己修习法典的年轻弟子了,所以他们才不懂三大神的良苦用心。

“因为,异界通婚,所生子女会是拥有着不可估量的力量的异类,他们心境未定,亦正亦邪,或许可能造福六界,或许可能为祸一方、再次搅起世间的腥风血雨,就连天道,也不知道他们将来到底是善是恶。十几万年前,把天地搞得混乱不堪的蚩尤就是一位神女与魔族男子所生。”

蚩尤,那个只出现在远古神话中的人物蓦然在课堂上被谈起,惊得这些与那个时代隔着好几万年的年轻弟子只能吸口冷气。这些隐秘他们可从未听长辈们提起过。

“蚩尤少年时还算单纯善良,只是那个时候天地初分,弱肉强食便是世间准则,渐渐地,他堕入邪道,开始带领跟随他的部落四处征战其余部族,但那些投降的部族落到他手里都不会有好下场,他将弱小的人杀掉,以免浪费拼命争抢来的食物,强壮的男子上战场杀敌,女子就负责生育,按照他这个方法发展下去,世间会一直是野蛮、残暴的战场,他的做法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可他是神族与魔族结合所生,力量太过强大,女娲、伏羲两位大神也已经逸散,唯一的大神神农也因为一些原因站在蚩尤一边,直到黄帝,也就是如今的天帝出现,他身负女娲、伏羲两大神神力,又德行兼备,他聚集起被蚩尤部落折磨地苦不堪言的部族,一次次向蚩尤发起进攻,也算是能跟蚩尤打成平手。后来神农大神终于明白蚩尤已经恶念深重,无可救药,他用尽自己全部神力帮助黄帝打败了蚩尤,自己却逸散于世间,后来青要结盟,六界初定,终于结束了持续千年的蚩尤之乱。”

战乱结束了,但因为这场战争种下的种种因果却似乎现在才开始显现。

泰逢望着坐在台下的乐言,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即便如此,那蚩尤也算罪大恶极,但千万年来也只有一个异界结合之子让六界不得安宁,若是因为这个就禁止异界通婚,未免太以偏概全了吧!”止戈稍稍有些愤怒,仅仅因为一个蚩尤,就让后来的六界千千万万年都不能互相通婚,那真正的异界有情人岂不是非常无辜?

泰逢听此,微微有些不悦,但还是尽量心平气和地解释道:“当年蚩尤部落之所以所向无敌,就是因为蚩尤召集的跟随者多是异界结合之子,异界结合所生,或能拥有强大的力量,或羸弱非常,甚至可能一出生便夭折,蚩尤费尽心力去召集这些人在一起,目的就是为了他自己能称霸天地,由他来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制定天地规则。可他残暴非常,若是没有黄帝和神农的阻拦,此刻在他所定规则下的天地间的情况简直可想而知!”

教殿里的弟子听此,皆点头称是。要是真让那个蚩尤来统治天地,现在的世间不知该乱成什么样子呢。幸好幸好,天帝和神农大神顺利打败了蚩尤。

止戈听此,头低垂下来,沉默了。

黑河治疗白斑的医院
深圳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鹤岗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