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寻龙霸主第章另一个计划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寻龙霸主 第277章 另一个计划

囚牛等人并不想坐以待毙,既然横竖都是一死,那么索性便奋力一搏。

因为龙族素来重修为而轻刀兵,所以龙族的军队几乎全部都驻扎在边境,士兵则是普通的人类士兵,只有将领才是些修为平常的龙族。

或许是龙族已经数百年没有经历过战争,所以对于军队的作用也已经逐渐淡化,正因如此,军队在龙族的地位并算不得高,唯有囚牛等人对自己手中的军队极为看重。

所以即便是军队长期驻扎在各处边境,但这并不妨碍囚牛对于军队的治理整顿,也正因如此,龙族这数十万大军才没有被荒废下来。

当然,此时军队对于囚牛等人的好处方才显现出来。若是真动起手来,这数十万大军便足以左右胜负的天平。

此时此刻,囚牛等人虽然早已在第一时间搬出了龙帝宫,但这并不代表其便能洗脱自己的罪。

所以囚牛在见过东方木辽后的第一时间便召集睚眦、蒲牢、嘲风、狻猊和螭吻五人商讨对策,而在这一问题上,众人显然还是取得了一致。

紧接着几位长老连发几道密函发往各自统领的军队驻地,命其火速向龙帝城方向靠近。

从龙帝城到各军驻地的距离并不短,即便是距离最近的地方以人类行军的速度也得要半个月的时间。

所以接下来囚牛等人所能做的,只能是尽力与东方木辽合作。

然而囚牛等人只知道东方木辽有一个计划,但却不知道这计划究竟是什么。

……就在东方苦水赶回去的同时,林修功和敖无非也先后得到了消息,而二人的反应也与东方苦水如出一辙。

林修功的脸色更黑,敖无非则顿时破口大骂,然后两人掉头便往回赶去。

敖无非先走一步,敖右廷和秦祺紧随其后,而仓术没地方可去,所以自然要跟着秦祺,至于娑罗,则是因为他想知道的事情还来得及问。

加上秦祺怀里的柳依依,一行五人匆匆便离开禁地。

既然主角已经离开,那么这里看热闹的人自然也便随之散去,但是对于新任龙帝的种种猜想却依旧在众人之间口口相传。

无疑,这一次最大的受益者并非是已经成为准龙帝的秦祺,而是敖家,秦祺姓秦,虽然其母是敖诗诗,若是算起来也只能说是半个敖家人而已。

但敖无非不管这些,只要秦祺体内有敖家的血脉那么便是敖家人,敖家一门两帝的荣耀无论如何也容不得别人来有所疑。

但此时此刻,敖无非的脸上却是阴云密布,因为敖家世代守护的金牌丢了,而且敖家上下千余人竟是没有一人看见盗贼是何模样。

这使得敖无非顿时有些无法接受,要知道敖家身为三大古族之一可不仅仅是因为家族中出了一任龙帝,更多的原因还是自身的强大。

而这种强大则表现在族人的修为上,可以说敖家随便一个杂役的修为便足以支撑起一个中等规模的宗门,若是十几个杂役出去,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一个宗门彻底铲平。

所以敖家才能是敖家,才能屹立与三大古族之一数百年不倒,才有骄傲地资本。

但现在,敖家最重要的东西提升核心竞争力;成本降低将成为本地供应链的独特优势。 我最近经常去学习国外的经验竟被人明目张胆地偷走了,这无异于狠狠地在敖家的脸上抽了一个巴掌,一个响彻龙族的巴掌。

这让敖无非如何能不生气,又如何能够沉得住气。

而通过敖右廷的口中得知,这金牌是被东方木辽偷了去无疑,在知道了东方木辽的目的后,敖无非释出的杀意瞬间将身前一张桌案化为飞灰。

即便是敖空山也是第一次见到老祖如此浓烈的杀意,而敖家上下也随即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雾霾。

许久,敖无非冷若冰霜的脸上才现出一丝苦涩,缓缓开口说道:“是该见见那两个老不死的了!”

正在此时只见家奴匆忙上前报道:“老祖,东方家来人了!”

……东方家。

这是东方苦水、林修功和敖无非时隔数百年后第一次坐到一起,也是第一次平声静气地商讨一件事,但气氛却充满凝重。

虽然秦祺尚未举行登基大典昭告天下,但作为准龙帝来说这样的场合无论如何也无法缺席。

秦祺心中充满无奈,自己宣布成为龙帝的第一天便遇到了这种事纱厂开机率仍保持较低水平,无论如何也让他高兴不起来。

“说说吧,我们该怎么办?”东方苦水说道。

“还能怎么办,倾尽三族全力也要将金牌找回来!”敖无非随即答道。

“找是自然要找的,但是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个孽畜在哪,而且他既然要偷,便已经想好了藏身之处,只怕没那么容易!”东方苦水叹道。

“那怎么办?可真是你东方家的好儿郎!”敖无非强压怒火。

东方苦水闻言后长叹一声,竟是出奇地没有反驳,更没有任何恼怒之色,毕竟出了这样的事,东方家有着无法推卸的。

“我看还是先派人将那个地方守着吧,既然他的目的是那里,所以我们只需要守在那里等着他自己送上门来!”一旁的林修功插话道。

东方苦水和敖无非闻言后没有说话,显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秦祺却似乎感到了隐隐有些不妥,但究竟哪里不妥却是一时也想不到。

“那我便亲自去一趟吧,这事终究是我东方家的!”东方苦水缓缓说道。

“另外,你们两家也派些强者过去,毕竟若是想将那地方密不透风地围起来,没有几千人是守不住的!”东方苦水继续说道。

敖无非和林修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是龙族三大古族的首次合作,事情似乎就这么定下了,无论是东方苦水还是敖无非似乎在未来20年中国将会建更多的装机和核电站。都没有想过征询一下身旁这位新任龙帝的意思。

但就当三人准备散去之时,却只见秦祺开口说道:“等等!”

“恩?”东方苦水的脸上明显现出一丝不悦,秦祺虽然为准龙帝,但是只要还没有举行过登基大典、还没有祭天就还算不得真正的龙帝。

之所以这次将秦祺也叫来,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但现在显然秦祺并没有将自己当作外人,而且他似乎有话要说。

既然秦祺说了,三人只得又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贤侄,可有话要说?”敖无非笑道,同时将“贤侄”这两个字说得格外突出。

东方苦水和林修功同时白了一眼敖无非,但也没说什么。

秦祺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有些蹊跷!”

“哦?说说看!”敖无非自然想要秦祺参与进来,此时听秦祺这么一说,当即来了精神。

“二位老祖,五伯……”

“错了!”刚一开口,便只见敖无非脸色一沉打断了秦祺的话,“你叫我五伯,却叫他们两个老祖!这么一来岂不是我凭白低了他们几辈?叫世伯才对!”

秦祺闻言一愣,而东方苦水和林修功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不满,但偏偏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敖无非。

“陛下有话就快些说吧!”东方苦水只得岔开这个话题。

“东方世子的目的是解开妖族封印,却又不知道具体位置,若我们去守着那里的话,反倒是告诉他具体所在,所以我们不用去守着,也不能去!”秦祺说道。

“但,我们谁也不敢保证那个孽畜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若他知道的话,岂不是要酿成大祸!?”东方苦水说道。

“我保证,他不知道!”秦祺笑道。

“凭什么?”林修功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秦祺微微一笑,道:“很简单,若他知道封印在哪里的话,你们怕是还不知道金牌已经被人偷了去吧!”

话一说完,不管是东方苦水还是林修功、敖无非,三人的脸上均是现出一丝愧意。

数百年来金牌一直安然无恙,这样的太平日子使得三族甚至忘记了自己家族历代守护着的这件东西。

若是不发生此事的话,敖无非甚至已经忘记了这金牌藏在何处。

即便金牌被盗之后,敖家也是在发现一名家奴的尸体后才彻查出金牌遗失的。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敖家根本就不确定那名家奴的死是否真的与金牌遗失有关。

而从敖家便可以看出,东方家和邻家也强不到哪里去,事实也的确如此,东方木辽最先到手的便是东方家和林家的金牌。

所以经过秦祺这么一说,三人也便随即明白了这定是东方木辽有意留下的破绽。

当然,此事敖右廷有着不可推卸的,毕竟早在之前他便已经知道东方木辽的计划,但他却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当日,直到此时敖无非也并不知道此事,否则敖右廷免不了要挨上一顿狠揍。

“那依你之见又当如何?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敖无非又问道。

秦祺则想了想答道:“首先,我们试想一下,若是我们将东方世子引到了封印之处,他会怎么做?”

“这还用问?自然是解开封印了!”敖无非不假思索地答道。

昆明男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男科治疗医院
呼和浩特早泄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