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御毒问天第444章焦黑尸体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6-02

御毒问天 第444章 焦黑尸体

羊南雨乃是辛界之主最为疼爱的孙女,在她之上,还有两个哥哥。

她的这两个哥哥在族内此时也是重点照顾的天才人物,大哥羊南雷,已是成一界领兵大将,在虚海内也是掷地有声的大人物,常年在外,负责带兵寻找各路蛮荒界内的一界之精髓,企图为黑灯宗再开一界!

她这二哥羊南霜,年纪轻轻便大有成就,伴随着宗门内各种奇宝,硬生生为他砸出了一条通天大道,今年才刚满二十,便已是地庸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是那奇行中人,他的这大造化,当真是羡煞旁人。

然而有趣的是,黑灯宗的宗主黑灯老人脾气古怪,对这两位天才人物平日里都是不冷不热,甚至少有见面,却独独对从小不学无术的羊南雨青睐有加。

全宗之人,皆是将黑灯老人当做神明一般的供奉起来,因此,爱屋及乌,这羊南雨自然也就成了黑灯宗内人人争相巴结的对象。

故,此女从小骄纵跋扈,闯下的大祸不计其数,可偏偏她有个实力强横的老爹,有个溺爱她的爷爷,往往泼天大祸,都能被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一次,羊南雨公然违抗一界规矩,硬闯了蛮荒世俗的那一分天地,也不知听信了哪个狗屁说书先生的陈芝麻烂谷的故事,找了个跳崖轻生的可怜青年,救下他不说,还硬是交给他诸多好处,更是教给了他一些黑灯宗的不外传功法!

在这青年又磕头又叫神仙妹妹的恭维,羊南雨欣喜之下带着他荡平了一处世俗王朝!!

要知道,黑灯宗对外收徒不假,但外来的徒弟至始自终都是外来人,哪里会比得上土著来的干净?

在辛界土生土长的人,若是有天纵英才跨越了那一道天墙得以入虚海的话,辛界之主便会知晓,轻而易举便可将其收为门人,如此一来,对方的一切皆是了如指掌,底细干干净净,用起来那才是放心。

世俗王朝越是鼎盛,跨越境界入虚海的人便越多,黑灯宗就会有更多的选择,择优入取。

可经这羊姑娘这一闹腾,平白无故的被荡平了一个王朝,损失之大,恐怕难以估量了。

这一次,羊南雨的爹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不懂事的妮子,这才将她禁足。

绿衣的抱剑姑娘,别看她长得丑,却是黑灯宗内鼎鼎有名的上阁高手,是由黑灯老人亲自筛选,特别用于保护这一疼爱孙女的强者。

这姑娘看似呆头呆脑,对人情对事故或许如寻常姑娘那般懂得不多。但若是涉及到打打杀杀,那就如数家珍,对于他人的敌意,对于某些危险的预知,她自是观察入微,明察秋毫。

小妹早就打算将羊南雨制止于红楼之外,毕竟这杳音门,虽在辛界的范围内,但说什么也是刺客杀手一流,这等危险的地方与人,她自然要小心的保护自家的小姐,免受其害。可无奈的是,这小姐,天生就是这一性格,看中的事情,八匹妖兽都未必拉的回来。

此时她一心想要入红楼而观之,她这个做婢女的,也唯有握紧手中的绿剑,随时准备将无理之人,先斩后奏!

这戏院大门紧闭,小姑娘贴着木门轻轻的聆听,片刻之后她便觉得古怪,平日偶尔路过此处,特地寻来这一处山脚戏院的常客,不在少数,可谓是热闹非凡,隐约有戏曲之声余音绕梁,可今日怎的如此冷清了?

若不是这戏院内有杀气,她还当这一红楼已是关门打烊了。

实在是好奇心驱使,羊南雨终于推开了那一扇门。

木门传来一轻长的声音。

“吱嘎…………”

开门之后,顿时有庞大杀气扑面而来,让迎头撞进的姑娘不由向后一退!

好在,身后有那绿衣姑娘心力大涨,一手轻柔拍在自家小姐的肩头,将自己的心力缓缓的注入她的体内,这才助她硬生生抗住这一波杀气的潮流。

绿衣姑娘越过自家小姐,率先入了这戏院。

却见偌大戏院之内,无论台上台下,尽数双膝下跪,一个个似是在挣扎,面露痛苦,可偏偏挣脱不了某种力道的压迫,无法起身。

这浓郁的杀气与心力,就是他们挣扎时所释放出来的。

整座戏院,此时除了这里两位姑娘以外,再无他人可双脚站立的。

除此之外,在不远处的地板纸上,竟有一具焦黑的尸体,尸体身上冒着绿色烟气,一股恶臭弥漫在空气当中,当真是臭不可闻。

从这一尸体的姿势上来看,似乎他死前还在挣扎,看地板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抓痕,一片片扎入地板带血的指甲盖,可以想象,此人在死之前是经历多么英美等西方也不敢公开支持这样的主张。因为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痛苦的折磨。

见到这一画面,羊南雨胃中一阵翻江倒海。

她向来杀人不用亲自动手,只需转过身去,让小妹动手便可。

她虽然也见过尸体,但更多的时候,小妹为了照顾到这小姐,杀人尽量的迅速,要么将尸体远远丢在远处,要么就尽量减小伤口,留对方一个全尸,又或者是迅速出招,让对方丝毫没有准备,面带安详的便去了。

就拿灭世俗以王朝来说,这羊南雨甚至都未曾出面,只是任凭小妹去助那青年,杀人之后,哪管他什么尸横遍野,只知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那边可以开怀的笑了。

小妹知道羊南雨的承受能力,不敢再让她看这尸体的可怖模样,刚准备拂动衣袖,将这尸体丢向远处,谁料那羊南雨却是开口了:“小妹,住手。”

“小姐?”

“待我靠近看看。”她的这一番话,让小妹整个人楞在原地。

眼睁睁的看着这皮肤白皙的姑娘,欲看又怕的模样,走出三步又退回两步,不由轻轻摇头笑了。

最终,她终于靠近了这一尸体。

隔着老远,捏着鼻子看了几眼,开口说道:“好臭的人,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妹时刻保持警惕,转头望向四周,也是有些惊讶。

此处人数算不上少,本该是热闹的一处戏院,可曾想,现在众人下跪,动静是落针可闻。

她上前,靠近临近的一人,用剑鞘抵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了起来,问道:“此处发生何事?可需小妹代劳向外界求救?”

我们怎能单凭一辆车的外观破损程度就去判断车内乘客的安全高低呢?如果真的那么简单

那人脸色极为痛苦,眯起的眼睛终于看见到了来人,口中磕磕巴巴半天才终于挤出几个字:“有……毒……”

“毒,什么毒?”小妹再次询问,终于见那痛苦之人用颤抖的右手缓缓的指向了那一可以选择充足和相对低廉的清洁能源进行煤炭替代。然而具焦黑的尸体。

这一刻,小妹的脑子只是嗡的一声,猛然回头,见到自家的小姐在那尸体的边上,痛苦的双膝跪地,用力磕了一个响头!

见到这一画面,小妹哪里还估计许多,立刻冲刺而出,右手环抱自家小姐,如一阵清风般掠出了戏院。

到了门外,小妹这才感觉到脑子一阵晕晕乎乎,似有东西在脑海中嗡嗡作响。

她急中生智,心力激荡而出,如雨水冲刷,瞬间便让自己的神志清醒起来。

她发现,就连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毒了,身体内的剧毒此时被心力所压抑,这才让自己清醒了不少,她低头一看怀中的小姐,已是不省人事。

心急如焚,小妹席地而坐,将自己的心力不要命般的注入到小姐的体内。

可她发现,小姐并未转醒。随着她气机的深入,保护住了心脉,控制住了毒素在其体内的流转之后,眼神一狠,放下小姐独自一人冲回了戏院红楼内,怒喝一声:“施毒者,出来!!”

云香精泡脚的好处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佛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妇科千金片是治疗什么的
先天性心脏病
九江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