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代表修仙缘纪第七章入山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修仙缘纪 第七章 入山

自嘲的笑了一笑,莫名的反而觉得心情更好了。索性信步在热闹的市街上开始逛了起来……

当然闲逛还是其次的,主要还是先找一家价钱合适的客栈,袁太打算先休息两天恢复一下状态的再去实行自己的计划。

在一条比较偏僻的街上才算找到了自己比较中意的客栈,袁太于是安安稳稳的休息调养了几天,其间最多就是去客栈的大堂里吃饭时跟小二掌柜聊聊天,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最重要的是打听了一下关于这金顶山的一些情报。

据了解到的信息,这金顶山上的白云观乃是西秦国一个中等规模的修仙门派白云派的所在。属于正派道家一系,建派已经超过了千年了。山中现有修仙者数百之众。

山脚下这个镇子就叫金顶镇,基本上就是仰仗着这白云派作为附属的存在。毕竟修仙者多要求仙问道,所以门派中的诸多杂事还需要凡人仆佣来工作的。镇子中的凡人生计大多源于此。所以一些外围的情况知晓的凡人颇多,但是真正的仙家秘闻却不是这些凡人所能一窥的了。

三日之后,通向金顶山的山道上走来了一个魁梧的中年人。正是袁太。

此时的袁太经过了几日的调养,精神体力均已恢复到了最佳。更是沐浴更衣,把胡子都剃了个干净。人看上去端的年轻精神了许多。

一路沿着约有两丈宽的青石山道越往上走,只觉得身周的空气似乎也越来越清新,呼吸之中让人神清气爽。心想到这也许就是在镇中听人说起过的对修仙必不可少的山中灵气吧。

一路行来,果然有不少的镇子中的凡人成群结队的在山道上来来往往,往上的大多都是身背一些物资,而下山的则多是空手而归。

行了约莫个把时辰,才终于到了半山腰。

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横跨整个山道的界门,界门上有一块牌匾写着白云派三个大字。门的两边立柱旁各有两个青衣道士模样的接引者。

只见所有上山的凡人经过之时几位道人并不询问,只是其中一个道人手中不知拿着一个什么物件,一手掐决对每个经过的凡人略微一扫便任其上山了。

袁太略整了整衣衫,心中也是略有紧张的跟在一队镇民之后走近了界门。

在上山的凡人之中,袁太的穿着打扮和形象气质均让人一眼就能区分出来。立刻就引起几个守山道人的注意。

其中一个看似较为年长,蓄着三绺短须的道人向前几步,对袁太一揖问道:“这位壮士,此处乃是我白云派的地界,除派内雇佣的凡人仆佣外,并不对凡人开放行走。壮士若无何贵干,还请就此回转下山吧。”

袁太在道士走近的时候,便已经觉得后者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一股莫名威压,与前几日在镇中的三人给他的感觉极为相似。知道一定也是修仙者了。

于是微笑恭敬的拱手行礼,口中说到:“这位道长有礼了,在下上山并非是来游山玩水的闲人,是来找人的。”

“找人?那便不同了。不知壮士所找的是我派中哪位修士啊?”中年道士点头客气的问道。

袁太略一犹豫,在中年道士询问的眼光下,暗暗咬了下牙。回道:“在下找的是紫云真人。”

中年道人微一皱眉,略有诧异的道:“紫云真人?”旋即歪头似乎在思考一般。

袁太见其反应,心里担忧。难道这山上并没有这个紫云真人吗?还是对方并不知道?否则为何对方是这种反应。

还好中年道人思考了数息的时间便似恍然一悟的又问道:“这紫云真人可是本姓为乔的?”

袁太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急忙答道:“正是正是。”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却苦笑了一下,略带遗憾的说道:“怪不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呢,壮士找的这位紫云真人……在二百余年前便已经……已经坐化了。”

“什么?”刚刚燃起希望的袁太此时像是被一头冷水从头淋下。不敢相信的失声低呼。

中年道人见袁太如此反应,却也是爱莫能助。本欲就此回到值守处,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的多问了一句:“不知壮士与紫云真人是何关系?”

袁太此时整个人都有些萎靡,却依然回道:“在下……是紫云真人的……后人。”

“噢?可有信物?”中年道人又问。

袁太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牌双而上年同期为56%。截止2015年3月31日集团共运营181间门店手递予了中年道人。正是那块将他指引到此的玉牌。

中年道人接过玉牌前后只是略翻看了一下,便点头道:“这果然是我派的仙缘接引牌。看来还有些年头的样子,如今的式样却已经不是如此了呢。”

见过了玉牌,中年道人的态度又更亲切了一些。顿了顿言道:“既然如此的话,山人倒是另想到一点。这紫云真人虽然早已坐化,但是,却还有一个嫡传的徒弟仍在的。并且还是本派的外务堂掌堂和派中长老。不如我带壮士去引见一下这位胡长老,只是胡长老愿意不愿意见你我就不清楚了。”

袁太听中年道人这一番话,顿时既欣喜又有点感动对方的热心。忙不迭的点头称好,并且又行一大礼感谢了对方。

中年道人洒然一笑,转回界门旁与另一个接引道人嘱咐了几句,便招呼袁太跟其继续上山。袁太立刻亦步亦趋的一跟而上。

才行过了界门几步,中年道人却是手中一掐决,脚下蓦然聚起了一阵白雾,瞬间化为一朵白云。另一手拂尘对袁太一挥,袁太便被一阵轻风一裹也上了白云。两人竟然腾云而起向着山上飞去。

这还是袁太第一次体验到这种腾云驾雾的感觉,顿时又有些心慌又极为兴奋,身体僵硬的不敢动弹分毫,双眼却骨碌碌的四处张望激动无比。中年道人也不管他,似是早有所料,只是微微一笑而已。

驾云飞行的速度极快,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快升到半掩半露在大片的云海之中的山顶了。

堪堪飞过了山顶,没想到中年道人并未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冲着上方的云海冲去。

袁太正觉奇怪,欲问之时,二人却已经一冲进了云海,顿时一股奇怪而粘稠的压力令其连话都说不出来。又一瞬间,这股压力便消失了,二人竟然已经在云海之上了。

眼前的景象又将袁太惊得目瞪口呆,原来云海之上竟然犹似另一番天地一般。

只见一座高达万刃的巨山出现在云海之上,巨山之上奇峰迭起,巍峨壮观。影影绰绰的有不少亭台楼阁掩映在山中各处。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最高的那座山峰,峰顶竟然不似岩石构成,而像一整块透明的水晶。只见九天之上的阳光照射在山顶之上,竟被这似水晶般的山顶折射出千万道金光洒遍四面八方。其景恢弘无比充满神圣之感。原来这金顶山之名便是由此而来。

中年道人见袁太震惊神色,微微一笑介绍道:“这才是真正的金顶山。云海之下不过是此山之脚而已,而这云海也只是本派的守山大阵所致。”袁太略有所悟的点头,心中震撼依旧。

又飞行约一炷香之久,二人所乘云团才在真正的山腰处一处楼阁前落了下来。

此楼阁便是外务堂所在了。中年道人让袁太先在此等待,走上前去与一个约莫才八、九岁的守门童子不知说了几句什么,并且将从袁太处得到的玉牌也交给了童子。童子转身便蹦蹦跳跳的朝内奔去。中年道人便也束手静待一旁。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小童子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玉牌已经不在手上。童子对中年道人说了几句什么,做了个请的手势。中年道人一揖谢过,回身招呼了袁太一起进了门。

过得玄关,中年道人却未直接朝大堂行去,而是熟门熟路的朝右拐去,绕过了正中的建筑,沿着一条石径又行了数十丈的距离,便见到一个竹篱围起的小院,中年道人行到院门刚欲伸手敲门,门内却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进来吧。”同时院门无声的开启。

中年道人甚是恭敬的先行了一礼,才示意袁太一同进入。袁太进门前亦是依样行了一礼,低头跟进。

小院不大,却遍地都是袁太叫不上名字的精致花草,一看就是打理得很用心的样子。

院子正中有一石桌及四个石凳,一位老者随意的坐在其中一个圆这一时间节点似乎比较可靠。凳上,手中把玩着先前被童子带进来的玉牌。

此老人身材微胖,白发白须白眉,脸色红润,慈眉善目。看似六、七十岁的模样,但是袁太知道其真实年龄恐怕远远不止此数了。

中年道人对此老者恭敬的又行了一个大礼,当先开口道:“外门弟子鲁敬先见过胡长老。”

老者微微点头受过一礼,看了一眼跟在后面袁太,直截了当的开口便问:“这个便是你所说的本座先师的后人吗?”



亮甲对治疗灰指甲有效果吗
常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两岁孩子拉肚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