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小修行压寨夫人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修行 234 压寨夫人

呼延将军思考好一会儿:“好,一百万金票,还有一大块……你说的一大块有多大?”

牛争先比划一下:“砖头那么大。”

呼延将军放心了:“傍晚的时候我让人把东西运出去,是不要错过营销时代。基于营销的第一批企业必然成为未来的首批富豪。粮关拨付给你们征西军先锋营的,你回去以后让你们将军写一份折子,多写一些东西,赶紧送过来。”

牛争先说是,告辞离开。

回去找潘五说明白事情,潘五说:“没问题。”喊来张凡、司枫三名策士,让他们写一个向粮关申请武器的折子。

司枫问:“能要到么?听说粮关的东西只有卫将军有权力调配。”

潘五说:“先写,什么东西都要,弓箭啊马匹啊,多要一些。”

见他这么有把握,司枫笑着说好,开始写折子。

写完以后盖上将军大印,交给牛争先,牛争先再次进入粮关。

真的是要了特别多的东西,呼延将军看到折子的时候很是有点无奈:“你们要的东西也太多了。”

牛争先说:“这不是将军您说的么?”

呼延将军笑了下:“也是,行了,你回吧。”

牛争先就又回去大营。

在天色昏黄的时候,粮关里出来一支车队,有战兽一百匹,其中二十匹特别粗壮高大。再有几辆马车。

没有粮草,只有十六套重铠,剩下是一些盾牌、箭矢、长枪之类的东西。

呼延将军没来,交付这些东西之后,让牛争先签字画押,又去盖上将军大印,这件事情才算完成。最后,牛争先送过来一个铁盒子和一个布兜。

运送这些东西的兵士赶忙回转。

呼延将军等在家中,那名领队军士一路疾奔回来,交上来金票和铁盒子。

呼延将军留下铁盒子,让领队把金票拿走:“做进账里面,是征西军先锋营支付的武器费用。”

至此,算是解决到十六名蛮族士兵的装备问题。

可是盗匪军一共七十人,别人怎么办?

五字营有很多铠甲,每个人有两套。第一套是最开始在府城得到的二级铠甲,现在全部拿出来,让盗匪军配备上。再把剩下的铠甲拿去给第三大队。

那支队伍的战士天资不行,但是够努力。

潘五一共在粮关外面停留三天,第三天傍晚,去给征西军大帅送信的人回来,说后军明天晚上能到。

潘五点点头说知道了。

那人又说:“大帅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说。”

“大帅说,你的职责是打仗,不要胡乱招惹事情。”

潘五问:“是不是那九个女人出事了?”

潘五从山里面带出来九个女人,其实都是可怜女子。只是有一个是自愿牺牲自己换取整个村庄的安全。

在潘五为军粮忙碌的时候,安排人送她们去大营,跟大帅禀告一声,如果大帅没有意见,就把他们送去大都,分别给上一些钱财,就算是安家落户吧。

虽然刘宇阳还没死,可是那位甘愿牺牲自己的压寨夫人也是选择了离开。

听到潘五问话,那名兵士回话:“倒不是她们惹事,是安置起来比较麻烦,任何一个人都要有合法身份才好,都要在官府登记造册,凭空加进去她们九个女子,大帅也有些为难。”

确实为难,除非不顾及到九个女子。

最简单方便的解决办法是把她们送去城府衙门,直接把事情说出来就是,衙门也不敢不给登记名册。可这样一来,衙门里还有人不知道她们是谁的么?让她们未来怎么活?

为她们考虑,大帅先找人把消息送给城主,或是分管户籍的官员,由他们做这件事情会简单,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样一来,麻烦的自然是大帅。

潘五说:“咱们给大帅找来一个月的军粮,让他为难一下不是很应该?”

那名兵士说是。

这一夜这样过去,当晚通知下去,明天早上穿关而过,大家要去炼狱关了。

从粮关到炼狱关还还有两百里地,这么长的一段地域里面没有城市,只是每隔四十里有个驿站,每个驿站驻守着一百多名官兵。

他们的作用是维持整条军道的畅通,还养有很多快马,帮忙传递消息。

这片地方没有城池,也算是没有军队,在远离军道两边的空旷地带中,有着零星一些人家。

另外,在北面十几里远处有个军营,那地方屯着两千多士兵,养着数万匹战兽。

除此外,这片地方就没什么活人了。

强盗都不愿意在这片地方待着,在这里只能饿死,因为没什么可抢的。

在这天晚上,潘五还额外做了件事情,找木头钉出个大箱子,外面包上铁皮,里面装满从天绝山脉里带出来的东西。

大蛇皮囊,蛇骨、蛇牙,重要的是两头巨鹰晋级时蜕下来的皮囊,还有羽翅,全部装进箱子里以后封门锁死,谁都打不开。

然后拎把镐头,乘坐飞鹰进天绝山,选一处标记明显的地方落下,潘五去挖坑。

大晚上的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挖坑,想想都觉得害怕。

挖出个大坑,把另一头大鹰带进来的铁箱子埋进去,把镐头也埋在一旁。做个标记,乘坐大鹰回来。

来去如风,大多数人不知道他曾经出去过。

在山里面不止得到这些东西,还有大野猪和老虎,一个是东西不多,一个是潘五不太看重,索性带到身边,万一有机会换出去,或是做成什么宝贝也好。

虎皮,野猪皮和牙装在马车里带走,还有从几家山贼哪里得来的一些东西。无所谓好不好,虽然潘五瞧不上,可总有人能瞧得上这些东西。

隔天一大早,红旗二军拔营入关。

又是一条长长车队,潘五早把铠甲发先去,让五字营全部装备上,跟在队伍最后入关。

战宠们又被锁到链子上,尽管很多人知道是假的,可战宠们十分配合,那就是很有用。

队伍最前面是六只银羽在天上掠过,至于三头巨鹰,早不知道飞去哪里。

潘五身边是两只小鹰陪着,两个小家伙喜欢和皮皮猪玩,找不到原因。可皮皮猪不愿意搭理它俩,总是藏在马车里面,要么就藏在齐大宝身后躲着。

潘五不想让齐大宝去炼狱关,可怎么说都是说不听,齐大宝说:“你要是不带我去炼狱关,我就自己闯荡江湖。”

潘五想了又想,跟在自己身边勉强还能照顾到一些。

除齐大宝之外,忙碌的潘五竟然没什么时间跟小九那些人说话。

小九那些人被派去带领神奇的第四营。每一个人领一支队伍,为了尽快提高士兵们的战力,简单说就是尽量增加他们打仗的存活率,每个人都是弹尽竭虑。

很累啊,累到一看见潘五就是抱怨。

潘五只能安静听着,谁让是自己给他们增添麻烦?可心里话是,我也累啊!

想一想购买军粮的那半个多月,潘五心里就是一阵憔近日悴,累心啊!

修行者最该心无旁骛,就应该专心如一的努力修行,可是自己杂务缠身,每天忙的……算了,不说这个。现在的潘五告诉自己,我是一军之将,要带着他们去战场,还要尽量都带着他们回来。

队伍的行进列队,按照一营二营的顺序走,前面两个营的两千四百名士兵着实惊艳,即便是在遍地是军士的粮关,也是引得很阿内尔卡感觉俱乐部对他没有给予足够的信任多人站在道边观瞧。

只是这两个营过去之后,换来很多笑声。

无所谓善意还是恶意,笑了就是有原因的,笑了就是因为你们好笑。

第三营士兵好歹还有身铠甲,是五字营淘汰下来的二级铠甲,可毕竟是铠甲!

潘五身边是两只小鹰陪着,两个小家伙喜欢和皮皮猪玩,找不到原因。可皮皮猪不愿意搭理它俩,总是藏在马车里这里你还是只需要你一个精美的站页面即刻面,要么就藏在齐大宝身后躲着。

潘五不想让齐大宝去炼狱关,可怎么说都是说不听,齐大宝说:“你要是不带我去炼狱关,我就自己闯荡江湖。”

潘五想了又想,跟在自己身边勉强还能照顾到一些。

除齐大宝之外,忙碌的潘五竟然没什么时间跟小九那些人说话。

小九那些人被派去带领神奇的第四营。每一个人领一支队伍,为了尽快提高士兵们的战力,简单说就是尽量增加他们打仗的存活率,每个人都是弹尽竭虑。

很累啊,累到一看见潘五就是抱怨。

潘五只能安静听着,谁让是自己给他们增添麻烦?可心里话是,我也累啊!

想一想购买军粮的那半个多月,潘五心里就是一阵憔悴,累心啊!

修行者最该心无旁骛,就应该专心如一的努力修行,可是自己杂务缠身,每天忙的……算了,不说这个。现在的潘五告诉自己,我是一军之将,要带着他们去战场,还要尽量都带着他们回来。

队伍的行进列队,按照一营二营的顺序走,前面两个营的两千四百名士兵着实惊艳,即便是在遍地是军士的粮关,也是引得很多人站在道边观瞧。

只是这两个营过去之后,换来很多笑声。

无所谓善意还是恶意,笑了就是有原因的,笑了就是因为你们好笑。

第三营士兵好歹还有身铠甲,是五字营淘汰下来的二级铠甲,可毕竟是铠甲!...

云南九洲医院乘车路线
鸡西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太原哪家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