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巨鼠翻天第五章天敌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巨鼠翻天 第五章 天敌

巨大的果树上,遍布着红绿相间的小巧的松鼠,粗大的尾巴如同一个个小型的火炬,不时在背后摇曳舞动。它们一个个捧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果子,忘我的进食着,只差要把脑袋伸进果肉当中。

“吃多了这种果子,我不会也变成这幅德行吧。”

宁浩撇了撇嘴,心里犹豫该不该去“偷”个果子吃。

这几天,宁浩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棵大树的生活。食人花距离这里也并不是很远,除了每天跑去蹭“奶”喝,更会趁着这些松鼠不注意摘几个果子尝尝。

就算被发现,有准备的宁浩也不至于像第一次那样狼狈,大不了暂时离开,过一会儿再回来呗。

不光住你们的!还要吃你们的!他算是吃定了这群呆萌的动物。

只不过能够接受食人花汁液的宁浩,却总对这树上的果实有所顾虑。

事实上果子的味道很不错,至少宁浩之前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

可为什么这些松鼠会和这树上的果子长得这么像,如果说两者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是如何也不会信的。

宁浩不敢想象有一天头上突然冒出一撮绿毛是什么感受。

“要想生活过得去,呸,呸,呸,老子才不吃。”宁浩脑海中百般挣扎,最后还是屈服在这种神秘莫测的绿色力量之下。

“还是去小花那儿喝点!”宁浩砸吧砸吧嘴,还是觉得去食人花那里喝点汁液比较保险。

挣扎的钻出树洞,他发现这几天貌似胖了许多,原本可以自由出入的洞口,现在钻着已经有点费劲了。

他琢磨着是不是再抢一个大一点的“豪宅”。

宁浩如同一个熟客,轻车熟路的穿过丛林,来到食人花这里。

只见鲜艳的花朵恣意的绽放着花瓣,一阵阵迷人的香气顺着风飘的好远好远。

“怎么老板不开门啊,我要喝奶!”

宁浩远远地望着盛开的花朵,心知这是处于捕食的状态,只能远远地看一下。

不甘心的顾客决定再等等。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将不知不觉睡过去的宁浩吹醒了。

前面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着这声音,宁心中渐渐涌起不好的感觉。

只见一个拳头大小的脑袋从前方草丛中抬了起来。

枯叶色的表皮上布满了棕色与黑色的斑点,两颗青枣大小的眼睛微微突出,鲜红粉嫩的舌头,不时闪电般探出一下,又闪电般收了回去。

几天逍遥日子还是让宁浩放松了警惕,如此巨大的蟒蛇竟然靠的如此之近才发现。

恐怖的记忆又一次席卷脑海,宁浩清楚的感觉到全身肌肉的战栗,那种来自于血脉的威压又一次降临在自己身上。

与前几次有所不同,尽管这一次四肢还会颤抖,可是宁浩心中却比之前平静了许多。

望着眼前的天敌,宁浩不知道现在这一幕算不算得上是一场宿命的对决。

只有这样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蛇吃老鼠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却觉得万事皆有例外。

毕竟,他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

那条蛇直直的朝着宁浩爬了过来,与宁浩的距离,只有不到两米。

眼看着蛇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宁浩伏下身子,仿佛一只普通的老鼠,缓缓的爬到身旁的大树后面。

蛇自然不会就此放过这只老鼠,它转到树后,却发现这只老鼠不翼而飞。

头上传来一阵响动,在蛇的视角中,一团冒着热气的美食正拼了命的爬到树上。

可惜蛇也是会爬树的。

它把自己的巨大的身子盘到树上,树干立刻传来一阵不堪承受的声响,只见蛇盘旋着越爬越高,速度竟也飞快!

两者追逐着来到一处枝头上,树枝的前方已经没有可以攀爬跳跃的道路,蟒蛇看着眼前走投无路的食物,到想看看他还能往哪里跑。

那团食物并没有跑,只见他的眼睛中冒出夺目的红光,浑身的绒毛在一瞬间根根挺立。

如同一团灰色的影子,老鼠扑到了蛇的身上。

棕蛇也吓了一跳,本想在跳跃途中将他咬住,但怎想面前这只老鼠却比之前见到的那些快得多得多。

宁浩跳到这条蛇的身上,对准碗口粗细的蛇身就是一口,也不知道所有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所有老鼠的牙齿都是这样锋利,只见这一口连着皮带着肉被宁浩咬了下来,疼的这条蛇在树枝上一阵抽搐。

发起狠的宁浩又是接连两口,蛇身上的缺口又大了些许。

可能是不堪承受这股疼痛,这条蛇缠在树上的身子渐渐松开,携着宁浩一起掉落到树下。

宁浩早已不在意从树上摔下来这种仿佛挠痒痒一样的小事,此刻他拼命在空中将蛇推的远一些,生怕一落地就被这条蛇缠住,那才是死路一条。

宁浩落到地上,刚要跑的远一些,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一痛,好像有一颗子弹将自己从前到后打了个对穿。

低头看去,只见棕蛇将嘴张成了个夸张的角度,已然将宁浩的半个身子装进了嘴里。

细长的牙齿扎进宁浩的身体,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苦。

“啊,难道我就这样死了么?”

宁浩在蛇口中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扭动自己短小的四肢,都仿佛无济于事。

他感觉自己正被一点点吞进蛇的身体里,一阵阵吸力从脚下传来,仿佛是即将碾碎一切的黑洞。

正当宁浩即将绝望的时候,一只只黄色红色相间的触手慢慢攀上了宁浩的身体。

原来,从树上跌落下来的蟒蛇,连带着宁浩,恰巧落在食人花面前,而食人花可不会放过这种送上门的猎物。

一根根花蕊瞬间变得细长,席卷了蟒蛇的整个身体。

这些触手手指粗细,看起来十分柔弱的样子。

但是现在身处其中的宁浩绝对可以告诉你不是这样的。

宁浩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断掉了,并非被蛇所咬,实在是有一条触手牢牢的困住了他的脖子,让他简昨日(8月14日)采访了康洪雷。直透不过气来。

他发现这条蛇并没有继续将自己往下吞咽了,此时两者同时被花蕊触手拉到空中,蟒蛇自顾不暇,正在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子。

“这一身鼠肉,最后倒是要便宜小花了?”宁浩感觉自己是还未出狼窝,又入虎口。

他挣了挣自己的身子,发觉竟然很轻松的就将自己下半截身子从蛇口中弄了出来。

只见蟒蛇拼命的扭动自己巨大的身子,宝石般的眼睛中流露出惧怕的神色,仿佛即将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花蕊触手移动到扭动的蛇身上,将其拉回花朵中心。

宁浩发现自己身上的触手竟然放开了自己,转而加入到制服蟒蛇的斗争当中,他竟然就这样被放了下来。

“小花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啊!”

宁浩不知道这到底是该感谢那不断挣扎的蟒蛇,还是该感谢食人花的“高抬贵手”。

只见巨大的花瓣瞬间合拢在一起,一阵剧烈摩擦抖动之后,这其中竟渐渐没有了声息。

“呼!”

宁浩重重吐了口气,短小的前爪捂住了流着血的肚子。

还没等宁浩完全放松下来,紧闭的花瓣中突然伸出一个蛇头。

短短一会,蟒蛇两只大眼睛已经融化成两团脓液,细致坚韧的蛇皮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细长的牙齿也不见了踪影。

它嘶鸣着摇动自己的身体,剧烈的挣扎中,竟然从花中跑出来大半身体。

宁浩早已看呆,一个不留神,却又一次被蛇吞进嘴里。

痛!

都给车商带来了一定的销量。回顾过去

不止是被蛇咬的生疼,更是被食人花中腐蚀血肉的液体所侵蚀。

宁浩感觉整个人都癫狂了,他艰难的拽出半边身子,一层皮毛就这样被生生拨离了身体。没有理会身上的鲜血横流,宁浩尖叫着跃上了半空中的蛇头。

老鼠尖锐的牙齿深深的陷进肉里,让巨蛇又是一阵抖动。

鲜红再次填满了宁浩眼中的清明,他疯狂的咬下一块块蛇肉,整个吞进了肚子,一汩汩腥红的血液也顺着老鼠的嘴不断流进去。

到后来,只听得“咚”的一声,硕大的蛇头砸在地上,只剩下半截蛇身被食人花拽回到花瓣中去。

宁浩现在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半边身子仿佛没有了知觉。朦朦胧胧中,他看到食人花又一次流下粘稠的液体,习惯性的爬到枝干下喝了起来。

随着汁液不断流进老鼠的肚子,只见那些被腐蚀掉落的皮肤正肉眼可见的不断结痂,肚子上的血洞也重新愈合,长出了新肉。

喝了几口汁液,宁浩现在只想赶紧回到自己的树洞中去。

好想睡一觉。

真的好累。

老鼠蹒跚着走进丛林的阴影中,只留下一颗被腐蚀过的硕大蛇头。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庆阳市治疗白癜风
大庆医院牛皮癣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