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校草制霸录十社长的首战上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5-21

校草制霸录 十、社长的首战(上)

“没意思!”

江水源确实觉得这种诗词接龙没意思,説到底,无非拼高至13270元/吨的就是各人的诗词储备量以及一diǎndiǎn小技巧而已。。:。论诗词储备量,他可以笑傲群雄;论那diǎn小技巧,对他根本没心里就犯嘀咕用。与其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浪’费时间,还不如看diǎn书实在。于是他真从行李箱里掏出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书是葛钧天塞给他的。

葛钧天听説他又要请假两个星期到外面参加什么国学论难比赛,顿时大发雷霆,从文人无行、文学无用説起,一直説到数学是科学之母,直至把国学贬得一文不值。最后硬塞给江水源这本书,声称这两个星期里如果不把前三章看完,回来就别去见他!

书的名字叫做复分析:可视化方法,作者是米国数学名家尼达姆(needham)。据説作者在书中通过丰富的图例来展示各种概念、定理和证明思路,使得原本‘抽’象的数学概念变得直观易懂,读者在透彻理解理论的同时,还能充分领略数学之美,是复分析领域近些年来产生广泛影响的一本名著,开创了数学领域的可视化‘潮’流,深受世界读者好评。

江水源很想感受一下所谓的“数学之美”究竟是什么样子。

萧雨晴见江水源低头看书不搭理自己,不满地噘噘嘴,伸手轻巧地夺过那本数学书:“什么枕中之秘让我们江同学如此废寝忘食不顾一切?我看看!复分析、可视化方法,这是什么鬼?”

尽管大家不知道复分析、可视化方法为何物,但听起来就感觉这本书‘逼’格很高!坐在她旁边的管德也凑过头来,情不自禁念道:“本书可作为大学本科生或研究生的复分析课程教材或参考书。大学本科生或研究生?!教材或参考书?!”

刚才复分析、可视化方法什么的大家还看不太明白,觉得有可能是故‘弄’玄虚,毕竟这年头装‘逼’是时代‘潮’流,隔三差五不装一下,感觉整个人都要坏掉了。现在这几个字浅显易懂,却又高深莫测,瞬间感觉‘逼’格高大十倍不止!

见淮海中学国学辩论队被震得头晕目眩,淮安府中众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陈荻还若作无意地补充道:“哦,忘了跟你们説,我们江学弟是学理的,成绩年级公认第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你们会在经世大学看到他!”

辩论队主将居然是学理科的!

还是理科年级第一!

原本就已经金光闪闪的‘逼’格再次高大数倍,分分钟亮瞎了淮海中学诸人的钛氪金狗眼。

“学弟?两年后?你的意思是,江同学才读高一!”萧雨晴眼睛瞪得比锣还大:高一学生居然看大学本科生或研究生的教材或参考书,而且还是代表淮安府参加全省比赛的辩论队主将。真的假的?就算再怎么天才也该有个限度吧?

江水源没想到一本书居然引起那么大的轰动,连忙比国美电器的价格低了足有2700多元。从萧雨晴手里‘抽’回那本复分析:可视化方法,讪讪地分辨道:“大家不必当真。我拿这本书是想比赛时骗骗小‘女’生的,其实我根本看不懂!”

萧雨晴撇嘴表示不信:“想要骗小‘女’生,有你那张脸就够了,还用带什么书呀?算了,咱们还是继续玩游戏吧!”

“不玩,没意思!”江水源还是那句话。

“确实没意思!”对方二辩樊南平附和道,“你説一群人玩个游戏,连diǎn彩头都没有,谁能打得起‘精’神?当然会觉得没意思。要不这样,咱们玩诗词接龙,哪一方要是接不上来,就罚全队每人喝一杯凉白开。怎么样?”

江水源摇摇头,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觉得没意思,不是因为比赛没彩头,而是比赛规则太过简单,很容易让人钻空子,导致一击必杀!比如我説唐李白蜀道难里的‘飞湍瀑流争喧豗’,最后一个字是‘豗’字,你们怎么接?全唐诗里根本就没有哪句诗前半部分带‘豗’字的!”

“那毕竟是少数嘛!”

“也不能説是少数吧?像中晚唐韩愈、李贺等人写诗用字不避粗险,又喜欢写长诗,一首南山诗就足足102韵,其中生僻字不知多少。万一你们要是会背这首南山诗或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其他什么的,那我们就等着喝水吧!绝对轻轻松松让我们队所有人喝到肚儿圆!”江水源对全唐诗可谓‘门’清。

“那依你的意思,游戏规则该怎么改?”

江水源掰着手指説道:“首先,判断输赢规则得改,应该规定甲方如果説出一句诗词,乙方无法接上,甲方同样无法接上,则甲方输;如果甲方能接上,乙方无法接上,则乙方输。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刻意选用生僻字刁难对方。其次,在接龙时必须报出诗句相应的出处、诗题、作者,如果一方对另一方接龙的诗句真伪表示怀疑,有权要求对方背诵全诗或上下句,以免有人恶意捏造。”

“万一有人借此故意拖延时间呢?比如我接一句‘云鬓‘花’颜金步摇’,总不能让我把长恨歌从头到尾背一遍吧?”夏侯安马上提出质疑。

最后两队商定,如果甲方质疑乙方而乙方能够背诵全诗或上下句的,则甲方全队每人罚白水一杯;如果甲方质疑乙方而乙方无法给出有力证据的,则乙方全队每人罚白水四杯。——怎么説呢,对于侮辱自己智商的人,每个人都恨之入骨,没有直接灌死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江水源接着説道:“第三就是同一轮接龙中,之前用过的诗句不能再出现,否则陷入‘轻舟已过万重山’、‘山舍初能获得一个神秘装备奖励成病乍轻’再‘轻舟已过万重山’之类的死循环里,游戏就没法玩了。”

“山什么乍轻?”周元通问道。

江水源信口答道:“是‘山舍初成病乍轻’,出自南唐李煜的病起题山舍壁,全诗为‘山舍初成病乍轻,杖藜巾褐称闲情。炉开小火深回暖,沟引新流几曲声。暂约彭涓安朽质,终期宗远问无生。谁能役役尘中累,贪合鱼龙构强名。’”

周元通忍不住赞道:“江老弟果然厉害!这首诗我听都没听过,你居然能倒背如流,咱俩的差距果然天地悬殊!”

施轩哼哼几声:“知道悬殊就好!这要是正式比赛,你们每人都该喝杯凉白开了!”

江水源赶紧摆摆手:“李煜的诗没有他的词那么有名,没听过也属正常,这首七律我是碰巧见过,所以记得,算不得厉害。至于比赛规则的最后一条,自然是要有时间限制,比如规定甲方説出诗句后,乙方必须在二十秒还是三十秒内给出答案,超时判负。不这样的话,比赛根本无法进行。”

“那就二十秒吧!”对方二辩樊南平拍板道,“既然规定都商议好了,那下面开始正式比赛吧!我们两队谁先来?抓阄、猜枚还是划拳?”

江水源拿起书:“不来!”

“嗯?”

在场所有人不禁面面相觑:刚才大家热火朝天讨论半天,结果‘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个?

莱芜妇科专科医院
玉林鸡骨草胶囊价格多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杨小清
拉萨白癜风好的医院
盆腔炎性疾病怎么治疗
健脾胃小孩吃什么健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