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专访全球气候变暖研究之父詹姆斯汉森生存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07

专访全球气候变暖研究之父詹姆斯·汉森

2007年3月,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的环保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影片中,戈尔陈述:我见过一些科学家,他们遭迫害,被嘲笑,他们被剥夺了工作和收入,仅仅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事实,揭开了不能忽视的真相,但他们坚持把真相说出来。接着,镜头转向一个年轻的气候科学家,正激情洋溢地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发言。

那是1988年6月的一天,天气无比闷热,47岁的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气候变暖99%的可能性与二氧化碳有关”的言论引起举座皆惊。第二天,汉森的发言成为全美报道的头条,《纽约时报》头版首次出现报道“气候变化”的专题。

如今,汉森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戈达德太空研究所主任,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环境科学教授。他和手下的研究人员从全球数千个基站检测气温数据,并传输到设在哥伦比亚大学附近一座无名褐砂石建筑物内的研究所。这些数据显示:自1976年以来地球气温升高了0.6摄氏度,气温最高的10年是1997到2008年。他认为,这是地球开始走向过热危险的确凿证据。

多年来,汉森不断发出警告。2005年,他在美国地球物理学会的一次学术报告中指出,当年是有史以来气温最高的一年,原因在于工业二氧化碳排放。一位愤怒的白宫官员致电美国航空航天局,汉森随后被禁止在报纸、电视和电台上出现。

汉森坚持认为,继续“碳限额与交易”机制的想法(允许各国买卖二氧化碳排放的配额与许可证)现在必须予以抛弃。京都气候协议所提倡的这种机制只不过是“淡茶”而已,没有产生效果。“美国没有签署《京都议定书》,然而其排放量与签署了该协议的各国相比并没有多大区别。”

在哥本哈根会议前夕,他曾在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表示:把碳交易机制纳入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中,是极其严重的错误。“这只是漂绿。我宁愿哥本哈根气候谈判失败,也不愿达成一个糟糕的协议。”

他指出,只有征收碳税(经西方国家认可,并通过政治压力和贸易税向其他国家征收)才能够在遏止排放量中取得成功。碳税的征收对象是油气公司,将针对性地提升全球燃料价格,降低其使用。此外,逐步把煤炭(迄今最严重的二氧化碳排放源)采掘和他所称之为死亡工厂的燃煤电厂一起完全淘汰。

2010年4月,汉森获得有“诺贝尔环境奖”之称的2010年“苏菲奖”。“苏菲奖”评审委员会说:“汉森在推进我们理解的人类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坎昆气候变化大会前夕,“气候变化研究之父”汉森接受了《外滩画报》独家专访。他告诉,他想借助这个平台告诉中国人:“提高碳税,不仅有助于中国成为清洁能源的领跑者,而且也有助于中国成为清洁能源技术的领跑者。”

B=《外滩画报》

H=James Hansen 詹姆斯·汉森

B:身为“气候教父”,你却屡屡表示不看好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为什么?

H:如今的全球气候变化谈判是基于“碳交易与限制机制”展开的。1992年,《京都议定书》对发达国家的碳排放量做出限制。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这几年的巴厘岛会议、哥本哈根会议和坎昆会议,都是为了将来取代《京都议定书》的新协议做准备,“限制碳排放量”仍是讨论的核心。

自1992年各国签署了《京都议定书》后,碳排放量有增无减。2005年,科研小组绘制出碳排放数据库,我们无奈地发现,京都议定书在控制排放上并不能起很大作用。

B:相比碳排放机制,你更加支持征收碳税。为什么?

H:石化能源侵害人们的健康,污染环境,对子孙后代造成危害,而碳税则是一个简单有效的解决方式。事实上,只要石化能源是最廉价的能源,人们就会继续使用它。但是,它们之所以便宜的原因,是因为人们并没有为自己造成的危害买单。

B:如何让碳税更加全球化?

H:当中国和美国认为提高碳价格是必要的,其他的国家,比如欧盟以及日本,也会同意。另外,还有一个行得通的办法:对于那些还没有实行碳税的国家,我们可以通过石化能源征收进口税。世贸组织是允许那么做的。

B: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跟你关系不错。他是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常客,你如何评价他?

H: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我不认为他是一个“环境友善者”,他整天飞来飞去,碳足迹十分巨大。其实,我对他很恼怒,因为我知道,他能够理解“碳税”比“碳限制与交易机制”要好很多,但是他依旧在美国国会上对气候法案无动于衷。有时候,奥巴马会征求他的意见,他有机会告诉奥巴马真相,让他有所改变,提高碳的价格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B:你曾在奥巴马当选总统后,给他们夫妇写了一份公开信?收到回复没有?

H:我给欧美好几个发达国家的总统写信。奥巴马没回复我,但我收到来自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的信件,大部分是环境部长回复我的。他们的回答非常政治化,通常是展示对“碳限制和交易”机制的自信,他们觉得“碳限制和交易政策”能遏制碳排放。

B:“气候否定论者”认为全球气候没变暖,而可能在慢慢变冷。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H:所有持这样观点的人都居心不良。我对他们感到惋惜,而且认为他们不够聪明。但是,我最感到惋惜的是我们的孙辈,他们将从这些无知的言论中受到伤害。

便秘如何快速解决
汉森四磨汤治疗便秘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