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青帝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蜉蝣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青帝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蜉蝣 下

青珠则是大怒,又给宿敌给算计了,冷声:“既谈不拢,那就强行清洗吧!”

平时或还可慢慢调教哄着,但现在事急得赶在敌人来之前解决她们的干扰,这圣人也就撕下了最后一层脸皮:“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只是……看到外面的混沌化了吗?”

这圣人控制着伶的道躯飞身而起,抵达到了混沌下。

只是立着,一串五色宝珠虚影就出现,一种难以描述,古朴厚重,五行交错的道韵就此降临,只一眼看去,就明白里面蕴含世界真意,在不断循环中,不断地演绎世界的朝生暮死……

这就是圣人的灵宝。

这并非真正的圣人本命至宝,那东西已在母型方舟里毁掉了,但所谓本命意义就是元神还在就可复生,只是借用伶道躯的力量,但也具备了圣人之道。

五色宝光洒下来,就护住了少女身体,但将上方混沌影响引入体内。

浊泉灌顶,似是在头上开了天窗,漆黑的光线席卷吞噬所有,经过圣人力量的转化,就如星砂一样奔腾血脉里,伶仙子神情显得一丝惊惧,她是在母舰星炉里尝到过味道。

青珠元神盯着青伶,威胁:“你还不走,等着清洗么?”

“哼。”

<包括:政局动荡导致的补充预算案审批和通过延迟p> 青伶元神已透射出一道道星光,迅速塌缩瓦解为星点,她才没兴趣参与这对道侣之间的战争,谁胜谁负都与她无关,司职已经完成,剩下是本体的事情。

“等一下!”

伶仙子急声叫道,见她不理会,语气软下来:“妹妹留下来罢,救我一救……看在都是舰灵份上,我不想回到原本那种笼中鸟的生活。”

青伶一怔,终明白了什么,同情地看了眼青珠,这家伙真是悲剧……忘记了准则,天仙力量怎么可以拘束住,过去舰灵未苏醒时自是无所谓,但苏醒后就应改变态度,有力量就有相应的自由。

但也无法说青珠愚蠢,印象中没有几个比这圣人更聪明,其上楸突破时空隧道让道侣来做出选择,隐可见是做好逐步调整关系准备,可以几十年或者上百年消化过去百万年相处时光的共同财富,在情感和理智上重新磨合,蜕变真正本命道侣……只是不防母舰回收清洗,一切来得太快,让两面都无法接受巨大的落差,两人都没错,只是两人的视角一下差异太大无法弥合,外部环境和时间又紧迫得让两人无法解决。

“也罢,既然都叫我妹妹了……”

青伶同情归同情,但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她没有圣母,下手依绝不留情,也乐得作为第三方横插一杠让伶的元神与道躯无法合一。

伶仙子欣喜:“你决定暂留下来了?”

“不,司职完成,我必须回去呈交使命,要准时守信。”

青伶轻轻一笑,笑容有些狡黠,无数青色光线继续不停透射,唰的飞出一线紫光离开……那自是川林笔记的投影,带了青伶元神解体信息回北京地坛庙会环境布置工作基本完成。本届地坛庙会以“凤舞祥歌福聚地坛”为主题归了。

却有些东西没有带走,剩下青光漫过少女纤细灵体,瞬息塌缩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精致木匣,上面绘着属于青脉特色的古朴植株花纹,还绑着银色的丝带,扎上漂亮的蝴蝶结。

她讶然还没回过神来,只见到上面一页青色信笺,写着简洁淡雅的字迹:“妹妹最后给姐姐的临别礼物……可以打开来吃。”

“这一页是……天书?”

青珠元神辨认出来,终失色,大叫:“等等,伶别吃这个!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这却是青伶将属于她自己新生不久的半个月记忆情感,连力量一下打包都赠送。

对青伶作为叶青分身的一面来说,回去后日月双镜转化,元神阴性变回阳性,关于这段时光里的情感会阴阳冲突抵消掉,没有存在价值,不如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了在伶身体内的这一段时光里的信息。

但对伶仙子来说,这等于是糖衣炮弹,无论表面的糖衣多么精美它本质上是毒药……只看剂量多少,服用者有没有体质可以抗下。

青珠喝着:“你不是拒绝我刚刚提议么,不要污染么?怎么换成青伶就同意了!别给假象迷惑!她本质是叶青分身元神!”

伶盯着手里的精美木匣,似是盯着潘多拉魔盒,神情踟蹰了下,缓缓解开丝带:“不,我拒绝的不是你们是男是女问题,我拒绝的只是做笼中鸟。”

这丝带其实是封印,一解开就代表她认同,开启后盒子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声银铃般轻笑。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随着轻笑轻吟,青色星砂点点如雾,奔涌而来,里面,是浓缩的道法,不停分合变化,裹挟着力量没入伶的身体。

“轰!”舰灵少女神情恍惚下,眼中一片迷离。

此时此刻,她周围似是抹去了某种界限,世界和此身重叠,身融世界,天地一体,一种微小的玄之又玄意味就此产生。

“叶青这厮,领悟上已是压圣。”青珠真正变色,这点领悟并不大,但在质量上接近,就无法靠境界碾压。

“原来这才是真正天仙境界,甚至上望圣境。”伶喃喃说着,同时感觉到自己元神力量迅速扩大数倍,原本青伶一部分身体控制权,也瞬息兼并,反过来驱逐青珠圣人。

在她看来,这杯甜美的毒酒是她现在急需的糖分更多,至于毒素剂量一个月记忆情感,还暂时在她容忍范围内,为使命她连牺牲都不怕,更不怕喝一小杯毒酒:“而且我可以回归母舰后清洗……”

但在遭遇道侣驱逐的青珠元神视角,这污染即便一点点,意义完全不同了。

这圣人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失望看着道侣选择了接受她仇敌的力量精华,似是幻想终于破灭:“你已由身到心都完全玷污,连命运轨迹上都沾染了别人的因果,不再是我青珠的道侣。”

稀罕么……

伶仙子现在没有对其感情,才不理他的失望,只是努力封印住青伶的情感和记忆部分,她知道封印不了产生的电磁干扰会影响飞行安全。事实上多久,因为了生存,迫不得已接受了她的同化……

明知道这遗泽里面不止是力量,时间短来不及消化青伶的记忆情感,囫囵吞枣吃进去以后会出问题,但现在是饮鸩止渴,强压着不毒发,只待回到母型方舟后就可解毒。

有情与无情的分野就是这样残酷,有情时她能牺牲自己连着救援道侣两次,无情时视作路人。

青珠完全是以凝聚了五色宝珠才稳固了防线,脸色阴一阵,晴一阵,却更握紧了手里的晶莹泪珠,体会里面沉睡的小小纯净灵体碎片,喃喃:“这才是我道侣……只有清洗一切,我们重头再来。”

但青伶留下最后的礼物,这下伶的元神力量提升数倍,更有临时的圣域,这使恢复自己道侣的消耗时间也成倍提升,这就是叶青目的么?

哪怕明知道敌人此举是陷阱,是在拖延时间,是要围剿自己,如果别的坑,青珠可以立即跳出,唯道侣伶这个坑,他无法跳出,他有个预感,假如自己错过了,就真正和她没有缘分了。

“罢了,你我百万年协手,就算可能陨落,也不能错过。”

青珠摇首叹着,心一狠,毫不迟疑,立刻扩大了遗忘之地洞天小世界混沌化,如果说刚刚卡在临界线上的局部混沌化,还可以随时停止,现在越线就无法停下来,外面留守天仙大惊:“青珠圣人,你要毁掉这洞天!”

“毁掉又如何?”

青珠根本不理会,掌握不了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他清楚自己现在的掌控欲有点过度了,但龙有逆鳞,触之必怒,绝无法忍受自己以圣躯陨落为代价救回的本命道侣竟要抛弃自己,他已红了眼。

至于一锅炖的清洗后还是自己要的那个纯净的道侣?却没什么悬疑,这种事情,青珠其实已做过一次,当初催发伶觉醒时,用的便是苍窍元神混沌清洗成基本灵质后喂食她。

看上去伶元神和青伶自解后的残余灵体纠缠,元神污染不可逆,但只要完全摧毁她们,连伶的住元神都一起变成基本灵质,喂食手里的这枚晶莹泪珠里的伶元神。

以这段时空隧道中的那段记忆与情感为基础支点,青珠相信自己可以重新培养她――等是初始化成自己原本的道侣。

留守天仙骇然看着混沌化由十里、百里一直扩大到千里,席卷了整PAYPAL将为暗黑3的现金交易提供支持个小世界,喃喃:“这下完蛋了……等叶青追上来,圣人可以与其本体交战,我却拿什么来抵抗一支舰队……”

…………

稍一耽搁,虚空中突一阵波动,一艘战舰出现,这正是叶青旗舰降临。

只一扫,就见得遗忘之地已经笼罩着混沌,洞天在痛苦摇晃,地脉、天空、磁场都混乱起来。

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活过来一样,在拼命抵抗着混沌。

叶青虽早有预料,脸色还是阴沉:“青珠,你毁我青脉百万年结晶,也是气数将尽了罢。”

失去了圣人道躯,力量十不存一,还敢这样?

“你毁我道侣!我与你不共戴天!”青珠也冷然说着。

正所谓仇敌相见,分外眼红,都可谓是各自世界的天命之子,秉承各自天命,原本不能说是没有缓冲机会,至少可以将矛盾拖后到两域对撞融合的新世界里,就变成了内部矛盾。

但随着青珠为了夺回道侣身体而撕毁缓冲合约,掀桌子暗袭,叶青也同样掀桌还报,甚至分身还落井下石,在青珠最低谷的坑底又给挖了大坑,两人就再没有了缓冲余地。

杀气,冲天而起,在虚空中,都化成了狼烟。

哪种避孕措施女性常用
伊春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济南治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