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妖荒夜第三百二十九章老天要他死我就偏要让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妖荒夜 第三百二十九章 老天要他死,我就偏要让他活!

韩星知殷天祥是在临终托孤,面对一个即将离开自已到另一个世界去的老人,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他心如刀绞,眼圈一红,连声点头说道:“师傅,你对我有再造之恩,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我与她已经……结为兄妹,我自会照顾于她!”

他本想告诉殷天祥,自己与殷凌己经元神结合到了一起,但又觉得羞于出口,便以结为兄妹为托词。

殷天祥见殷凌脸色涨红,把头深深地垂下,愕然一愣,转而会心的笑了一笑。

他就是临死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徒弟……

说他行事卑鄙龌龊吧,确实也没冤枉他,他么都能骗来,说他仗义吧,做人也确实不含糊,视灵石法宝如粪土,不假思索的说送人就送人了。这不,连撩妹的技能都高人一等,把赤红霞搞到手了不算,这神不知鬼不觉得,又把殷凌给……

此刻,他体内的伤似乎更重了,他发出了一声叹息,挣扎着扬起手中那根如钢铁铸就的羽毛,道:“韩星,你且近前,这根铁羽,是我从扑击我的凶禽身上得来的,此种禽类与传说中的毕方神鸟遗种相似,决非是常人能降服,更别说收为座骑了”

殷天祥眼瞳微微一缩,缓缓的吸了一口冷气,又道:“普天下也只有龙渊宗的传功长老会‘驭禽神咒’,可以训服,所以为师怀疑伏击我的人便是宋黑武!”

“此人决非表面那样简单……恐怕他盯上为师已不是一天半天,我怀疑他与朝廷要扳倒太子的势力有勾结!”殷天祥说罢,朝向传功殿方向死不瞑目般的瞅了一眼。

他努力的半睁着眼晴,接着说道:“这颗‘混沌源石’内含一蛟龙之力,炼化之后可助你真元龙化,你丹田的‘吞噬世界’则有望进升到‘颠覆世界’。”

“记住,不管你成功与否,切…切不可找仇家替为师报仇,凭你现在的修为,就是穷极一生,也不会是宋黑武的对手啊……此人很有可能是‘天杀堂’安排在龙渊宗的钉子!”说完,他无力的闭上了眼晴。

韩星一怔,旋即心头略有些震动……他已能够隐约的感觉到神秘的杀手组织“天杀堂”的强横可怕。

他不由得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有些想不明白……

何以在幽火岭逃走之人,竟似不堪一击,会被自已的护体光晕震晕?

难道他是在故意演戏,好让魄魂长老登场,借自己的手杀了他?

他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他有什么秘密被魄魂长老堪破,才要借刀杀人?

“天杀堂”的人与朝廷又是什么关系?

韩星脸色渐渐沉重起来……

他不知道这其中所有的细节,但却知道这里面应该有太复杂的事情存在!

“噗!”

殷天祥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开始大口大口的张嘴喘……

过了半响,才听见他从喉咙中传一道虚弱的声音,道:“人生百年,谁无一死?忧国为民者虽死犹如重于泰山,反之,则轻于鸿毛,我一生为大宋国操劳,只可惜……只可惜末了功亏一篑,始终没有寻到荒古药园那件事物,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还是没能得手,最终宋国复国大业仍是昙花一梦……”

殷天祥生性孤傲清高,自从宋国被大秦所灭后,他已是万念俱灰,心中早已经没有了恋眷红尘之意,但唯一记挂的便是殷凌,帮她复国。

此时,他虽知大限将至,竟无半点恐惧,只剩下了遗憾。

韩星知他丹田所受的重创太重,难免一死,心里有说不的难受。

他心中百感交集,殷天祥是为了帮自已提升修为,才去夺取“混沌源石”,如今为却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他只玩家可以学习很多的武功觉得是自己害了师傅。

师傅对自己的这这番真情厚义,就算即刻要他替师傅去死,他也在所不辞!

他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自己对他的歉意,一时间喉咙中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心里绞痛般的难受!

怎么办?

难道还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发生么?

韩星在这一刻,突然他的精神升至一种对生死顿悟的的境界之中:人生在世,亲人皆去,纵然你能修炼成仙而长生不死,也不过是一介孤魂,僵尸一具,没有亲情的世界,就像是世人皆死你独存一样,你就是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一时间,韩星用无限的悲哀将自己陷入到了心魔之中,他体内真气,浩浩荡荡地穿过奇经八脉,急速回旋奔流于体外……

他要散去身上所有的修为!

体内冲出的真气滔滔不绝,一圈圈的荡漾起来,越来越急,如果再不加制止,只怕韩星就会被打回原形,重新回到被天妒封印的状态。

韩星的这种状态,惊动了他体内诸多仙宝器灵,这等景象见所未见,以他们见识之广,修为之深,也猜不出韩星何以会走火入魔?

九爪神龙在青铜鼎中眉头微皱,大感不妙,高声传音道:“人的生老病死无法改变,你若再这样下去,会毁了你刚成就的荒古混沌玄金圣体!”

他体内的仙宝,都以经与他滴血认主,韩星此举,对它们产生了一阵阵剧烈的反噬,狂涛一般袭来。

一荣俱荣,一伤俱伤!

韩星突然睁开悲伤的双眼,暴射出恶狠狠的光芒,道:“既然无法逆转本次祭祀活动人生,老子还修的什么行?不如就此散去身上的修为,变个普通人,也照样老死终生!”

他突然说出这句话来,让龙爪神龙不由的瞠目,不知以何言以对……

便在此时,韩星又摇着殷天祥的身躯,悲声喊道:“师傅……是我对不起你,你若不去夺那‘混沌源石’,又怎会有性命之危?徒儿今日若救不活师傅,情愿今生不再修行!”

韩星体内的真气外泄的更快……

他突然身体一震,精神最深处传来海啸一般震荡,接着就传来九爪神龙的一阵狂吼:道:“谁说不能逆转生死?你快住手,将真气收了回去,老子连天都帮你一起逆转了!”

听到了丹田中传来的这道清晰声音,韩星骤然停止了散功,奔泻不绝的真气,又骤然朝身体里飞旋收缩。

“你这条该死的泥鳅,现在知道出来救人了?老子若不如此,你还在里面装彪卖傻,快滚出来!我数一二三,你若再袖手旁观,我便接着散功……”韩星面无表情,沉声喝道。

九爪神龙身躯一震,在鼎内像人一样打了个趔趄,差点年龄仅有20岁。由于产后身体虚弱从鼎的上方低落到鼎底。

它知道,自己又被韩星敲诈上了!

九爪金龙显然极不情愿,但又不敢违背韩星的意思……这小子一但假戏真做,那自己也跟着玩完了。

韩星此刻似对自已大展“散功”的神威颇为得意,狂笑道:“你既滴血认主,便当与我保持一致,为何对人间苦难视如不见?在你眼里他贱如蝼蚁,在我眼中却如同亲人,他们就是我的命!你记住,我命由我不由天,与其乞求别人同情,倒不如靠自己之力去逆天,老天要他死,我就偏要让他活!”

殷凌在傍边见韩星神叨叨的自言自语惊呼,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香汗津津,浑然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星的神识之中,传来了九爪神龙狂傲的声音,它不屑一顾的道:“你要逆天改命,想的不错,只是死个小小的修士值得你这么大的悲哀吗?打扰了老龙的凝体静修!”

“你……你再给我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他是我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懂吗?你若再不施救,惹恼了我,别说我把你与青铜鼎一起拘了出来,给我师傅陪葬!”韩星对着在鼎内深处翻翻滚滚的九爪神龙怒吼道。

九爪神龙闻言,还真被吓着了……炼丹师搞个药鼎陪葬那是再好不过了……祭品了,当真被拘在在地下一生一世去陪个死鬼,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它原以为这将死的老头也就是个炼丹师,谁知却被韩星如此重视,简直就拿他当自己亲爹看待了。

“别,别…本尊可不愿随他入土,变成龙脉,我救也就是了!等等,我怎么闻到有一股混沌的气息?”九爪神龙如同猫见腥味一般,“嗖”的一声差点窜了出来。

“这是‘混沌源石’散发的气味,乃我师千辛万苦寻来之物,交付于我用于提升修为,将丹田的‘吞噬世界’再提升一个档次,为了不辜负师傅的心意,我现在就当他面炼化了此物,也好让他瞑目!”韩星说完,便要炼化混沌源石。

“嗷~~~~”九爪神龙听说韩星要炼化“混沌源石”,发出了一声悲凉的吼叫声,心中狠狠的鄙视着……

这家伙,什么也不懂,可什么龌龊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这块混沌源石,对他作用不大,可对自己这个龙族而言却是无价之宝。

每一条蛟龙即将面临死亡的来临,都会把自己的精神力和龙力聚集到龙丹内,死后便化成了“混沌源石”,以待同类能寻找到,将能量转移给新一代的龙族身上,让自己宛如新生。

不行,绝不能让这小子暴殄天物!

“嗷~~~~”九爪神龙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惨叫。

大庆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七台河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厦门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