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宁小闲御神录第章我的剑呢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宁小闲御神录 第561章 我的剑呢?

吴管事赶紧讲解道:“啚伏是上古时期蛮族的五大首领之一,据说喜啖妖肉,天生神力,在战场上能以一当千后方舟子上诉。在多场战役中,只要啚伏现身,妖族兵卒必会吓得两股战战——”

说到这里,看到宁小闲背后的隐卫向他怒目而视,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妖宗里全是妖怪啊,当着妖怪的面说蛮族的厉害,人家当然不服。吴管事于是咳了一声,轻描淡写地带过,“总之,啚伏握着这刺龙戟,也不知道收割了多少条性命,据说有蛟也死在他手里,所以这戟才名为‘刺龙’。”

鸠摩冷冷哼了一声道:“胡说八道,蛟怎能与龙相提并论?”隐流尊长天为首,而巴蛇就是吞了青龙才得了东方星宿的力量。身为隐流前首领,她自然知道龙这种生物的可怕之处,昔年就是长天也险些败退,这啚伏居然敢说自己屠了一条龙,在众人看来,当真是不要脸之极!

吴管事应声道:“说的是,我原也是这样想的。但在世人眼里,蛟龙蛟龙,一向都是如此唤来。”不动声色,软软地将这球击了回去,“啚伏杀了蛟之后,这支方天戟吸饱了蛟血,也得了更多神通。在上古之战的末期,他单凭一人一戟守住了地势险要的铸铁关,足足坚持了两天一夜,才力竭战死。可是蛮族援军已到,所以铸铁关足足推迟了半年才被妖族拿下。”

他三言两语,就将一场惊心动魄的上古之战给勾勒了出来。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有崇拜强者的天性,此刻遥想昔年啚伏挥手斩蛟、当关杀人的利落,血色残阳之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风采。忍不住就是一阵目驰神摇,情怀激荡。

这便是战争之美、残酷之美!

上古时期,万夫莫开的所谓“夫”,指的可不是人类喔,而是以一头普通的成年雄性豹妖的力量为计量单位。啚伏就算再悍勇,要能够以一当万而达到数十个时辰之久,除非借助了地利之便。方才吴管事不是说了么。“地势险要”,这铸铁关前方估计就是一条羊肠窄道。要知道蛮族中有许多巨人,动用神通之后身高普遍都超过了七、八米。所以啚伏凭借地势之便,以一人之力挡住来犯的敌人,从理论上也是可能的。

吴管事见到众人面上神情,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微笑道:“在那一战当中。刺龙戟在长时间的鏖战中受损,戟上所嵌的蛟珠也遗失不见,所以品级从原本的神器下降了半个等级,变成了我们大家现在所看到的准神器。”

众人凝神去看,戟身上果然有个小小的凹槽,像是原来嵌有物体,如今空空荡荡。时至今日,蛟这类生物早已从人们视野中消失。蛟珠更是连白玉京发卖会上都没出现过的好东西。想来单独一枚的身价也绝不在这把戟子之下。

宁小闲皱了皱眉道:“当真是上古时期的啚伏所留?多数法器都无法脱离主人数万年而继续存在,这方天戟是如何做到的?”南明离火剑之所以能存上午已有许多用户前来咨询和办理iPhone 4S预约在至今。是由于它的前一任主人将它留在了乌赤尔火山,一刻不停地吸收地火精华。饶是如此,这把武器恐怕也要重新融入了金之精,才能恢复昔日风采。

那么,已经从神器位阶上掉落下来的方天戟,凭什么还能满身暴戾地躺在众人面前?

现存于世的多数修仙者,都刚刚涉足行业的小米和魅族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没有活满三千岁,很多人并不晓得法器离主之后会慢慢腐坏。吴管事心中一动,看了她一眼,口中却不敢怠慢:“据说刺龙戟这数万年间换了好几任主人,但由于啚伏临死前的诅咒,这把刺龙戟又被称为不祥之戟,它的主人最后必遭横死,所以近一千年来已经无人敢用了。”

“不过为了保持它的品质,无主的刺龙戟每天夜里必饮妖族鲜血二十斤,它的原主人将它藏在地库之中,后来家世衰微,其后人实在喂养不起了,才送到白玉京来。天上居入手这支方天戟,不过是半年功夫,已经喂给它三千多斤鲜血了。”

是了,上古时期,它跟随原主人喝惯了妖血,后来也要以妖血维持戟身不致腐朽。她嘴角一撇,这么邪门的武器,就算是准神器也真有人会竞拍吗?

吴管事像是看到她心中所思,笑了笑道:“莫要小看了这支刺龙戟。它刺入敌人体内,即可引发两种莫大的痛苦,其一是血热之苦,中者血液如蒸如沸,倒行逆施;其二,则是冰寒之力,能将敌人的血液都凝固起来,这是刺龙戟吸收了蛟的血液后获得的能力,这两种痛苦一先一后,可令对手于瞬间崩溃。并且刺龙戟在群战中也有奇效,当灌注了妖力或灵力之后,其攻击范围可以覆盖前方的锥形区域。我们修仙之人并不全信命理之说,由于刺龙戟的特性,到现在为止,刺龙戟的预估价已经超过了四百万灵石。”

懂了,这玩意儿就是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呗?她指了指刺龙戟戳入的一块黑色石头道:“这是什么?”

“黑精,乃镇压兵器之物。”吴管事道,“但凡高阶法器都有灵性,如果没有遇到合适的主人是会自行逃走的,以黑精锁之,可镇压。真正的神器还会择主,若是抓住它的人不合它眼缘,除非能强行镇压,否则根本掌控不了这件神器。”

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以前从来没人告诉过她?南明离火剑不经过粗细格栅过滤掉水中的较大杂物后进入沉砂池;通过向池中投入化学药品就是一把正儿八经的神器吗?品阶好像还在这刺龙戟之上。吴管事的意思是,就算她找到了南明离火剑,还要看这把神器的大爷脾气犯没犯啊?神魔狱可是没办法将心不甘、情不愿的东西收进去的。

看这刺龙戟的样子都牛x得很,别说南明离火剑了……她能降伏一把神器么?这种活儿,不是应该由长天来做吗?她的脸,顿时就苦了。

话说,南明离火剑不在这里么?她带着众人在大殿之内走了一整圈,都没有看到哪一把武器和南明离火剑有半点相似的地方。“这里没有比刺龙戟等阶更高的武器了?”她不死心,还是要再确认一下。

结果吴管事以一种很奇异的眼光看着她:“宁长老,神器可遇不可求。在场品阶最高的便是这刺龙戟了,就算是白玉京发卖会,也有近三百年不曾出现过神器水准的物件了。”

她轻轻耸了耸肩,以掩盖自己心里的失望。奇哉怪也,难道“势往东行”指的不是这白玉京发卖会,指的不是南明离火剑?可是言先生和宁羽都是这般推演给她的,她可没有再往东的准备了啊。

这么一思索,她的神情中不免就带上了几分扫兴。吴管事观颜察色的本事很不错,见她面露无趣之色,于是笑道:“宁长老可是走得有些乏了?离发卖会正式开始还有两天,不若来看看众宾客对宝物的估价如何?”

她摇了摇头道:“不了。现在的估价作不得准,到了开拍之前恐怕有变,不若当日再来好了。”吴管事原本也只是个建议,见她并不采纳,于是照样客气地将她送回了白玉京的入口之处,最后道:“宁长老,发卖会当日再见吧。”

她点了点头,和众隐卫转身离开了。

待得出了天上居的大门,她就低声吩咐青鸾:“去督务局找汨罗手下那名录事,让他帮着查一查,天上居的二等执事娟娘,和鸣水宗有什么关系?再探一探吴管事的底。”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决不可无。

接下来,她就带着众人回了客栈。没想到许多仙派妖宗消息灵通,居然已经有人上门等着,专程前来拜会。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住处的重要性,有些小门小派来见据说是头一次入世的隐流,结果看到他们所住的地方不过是个中等客栈,眼里立刻就露出了不过如此的神情。

难怪汨罗的手下一等她进城就赶来给她换上等住处,原来还有这一重考虑。她想了想也明白,难怪华夏参加各种展销会的行商,只要条件允许,一定要在当地的五星级酒店开|房间,真正目的不是为了自己住得舒服,而是撑起门面,好让上门洽谈的客人了解自己的财力啊!

不消说,上门来拜访的,醉翁之意多半都在返颜丹。这世上哪里还有比谣言和传闻跑得更快的东西?镜海王府老太君的寿宴才结束了多久呀,隐流送出返还青春四十年的返颜丹消息,已经不迳而走。

她还是拿当初在酒宴上的说法来推辞。幸好这些仙派来人磨迹了一会儿,看她态度坚决,也只好怏怏作罢。不过仍然是有一家仙派的门人坚持留了下来。

这人长眉凤眼,长得很是俊俏,就是在她见过的美男子中,也足可以排进前十,并且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据他讲述,自己这一派的掌门是女子,修为虽然深厚,风韵犹佳,但面貌已近四旬,常常为之黯然神伤不已。(未完待续。。)

ps:12月8日

粉红票致谢:看来看去找自己、ifeixue、管青弦

打赏致谢:蛋糕香草味、张大胖哦吆吆、流氓怪胎

乌鲁木齐前列腺炎哪家好
郑州男科治疗医院
重庆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