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宁小闲御神录第2237章当年八卦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6-02

宁小闲御神录 第2237章 当年八卦

难怪以宁小闲的记性还是想不起来,因为当时她只见到了娜仁露在帽子外的下半张脸。

娜仁侧了侧头,也不否认。

果然是她,这样看来,大监国妖龙有2.6万左右的法攻对她实在是信任有加,化身不瞒她,连藏在地下的神树也不瞒她。唔,说到这里,她顺口问起来:“对了,监国大人为何要救治古纳图?”古纳图就是废墟当中神树的名字,也是当地部族对它的敬称。她在王都不便提起“神树”这么敏|感的字眼,就以别称代替。

“监国大人没有告诉你?”

“没有。”乌谬没说原因,但她已经隐约察觉到它的重要性。

“那么他就是不想告诉你。”娜仁淡淡道,“想留在监国大人身边,你就得学会不要去惹怒他。”

她看着宁小闲,皱了一下眉:“你若以为监国大人对你有些好感,就能恃宠而娇,那就错了。”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以为重溪面上至少会有些许难堪或者不服气的神情,哪知这小姑娘坐了下来,瞪大眼睛望着她,竟然是一副想听下回分解的模样。

她只得往下说:“特木罕在统一沙度烈的过程中,曾经得过一名绝色。那是名扬黑水部族的第一美人。”

宁小闲正襟危坐:“然后?”她最喜欢听八卦了!

“她的美貌实是动人已极,连石头人都会动心。传说她黑水部族被击溃那一日,她潸然哭泣,结果园中无数雀鸟纷纷摔下枝头,竟然因为她的哭声而心碎至死。”

“哇,这么夸张!”蛮人是不是也有添油加醋的习惯?她在南赡部洲见过了多少绝色,没听说功力这么深厚的啊?她自己若是试着来哭上一回,要弄死多少小动物都不是问题,可必定是用神力震死的,不是令人家自动心碎而死了。

“民间传说或许添油加醋,不过这女子我是亲眼见过的,长得当真是闭月羞花,说是沙度烈的第一美人也不为过。”

娜仁本身就是罕见的绝色,连她都推祟备至的人儿得有多漂亮?她平时沉默寡言,不喜信口开河。这种人说出来的话可信度反而比较高,所以宁小闲现在倒是对当年的绝色佳丽有几分憧憬了,她就喜欢美人儿哪。

“特木罕得到她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青睐有加,百般恩|宠,我们都以为特木罕一定会给她个位份了,但其实,她对另一个人更有好感。你猜这人是谁?”

还用猜?宁小闲以手支颐:“大监国。”祸国殃民的东西,哪个世界都有啊,啧啧啧。

“风传她还在黑水部族时,就喜欢上了当年的锐金部族长、如今的监国大人,曾经放言非他不嫁。被特木罕收去之后,她对监国大人虽然未再表明心迹,然而幽怨之情却是连我都能看得出来。”

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欲语还休,谁看着不心疼?宁小闲一下抓到了重点:“那么大监国对她……?”

娜仁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这才低声道:“监国大对她,其实也有些好感。早在她归于特木罕之前,大监国就在各部族都来参与的赛隆盛会上见过她了,还助她逃过了一场暗杀。说起来,这也是一段故旧。”

宁小闲轻轻哇了一声:“当年监国大人可是作了人家的入幕之宾?”

娜仁将辫子甩到脑后去:“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这样的绝色一出场就是艳惊四座,连同性看了也要心动不已,监国大人又一向欣赏美人,那段时间也常常盯着她看。”

最后几个字说出来,就换成宁小闲盯着她看了。不过娜仁面色如常,似是一点情绪也没有。

“特木罕也知道了罢?”自己的枕边人喜欢的却是自己的好兄弟,对啚末来说,这事情一定很憋屈。

“纸包不住火,再说她也并不掩饰。”娜仁叹了口气,“然后特木罕的决定让我们都大出意料——”

“他居然将这美人直接送到了监国府上,并说了一句:莫说区区一个美人,就是乌谬想要整个沙度烈,我都给他。”

以女子之口复述,当然没有昔年啚末说这话的恣意与豪迈。宁小闲不由得乍舌:“好厉害!”将心爱的美人拱手相让,这样的气度并非人人能有。沙度烈这数百年来的蒸蒸日上,真与啚末、乌谬的铁血情谊密不可分。

“那么这大美人如今就在监国府里?”

“不。”娜仁缓缓摇头,“事情的转折就在这里了。监国大人含笑收下了美人,并且当着众人面前道,来自特木罕的馈赠,他定要欣然接受,但他也绝不能为美|色而损坏了兄弟的情义,所以……”她身体微微前倾,一字一句道,

“监国大人毫不怜香惜玉,反手一剑就斩下了美人的脑袋。”

“从那以后,无论是圣域还是摩诘天,都再也不敢来离间我们的两位主人。”

话音方落,她果然望见重溪小嘴微张,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这姑娘年纪不大,却是少见的聪明,连大监国都对她另眼相看,所以她是明白自己说起这段往事的用意了。

哪知重溪闭起了嘴,一双眸子却乌溜溜上下打量她个不停,眼里写满了好奇,最后居然还问了一句:“你喜欢大监国?”

娜仁微微蹙眉,不知她的思维怎会跳跃得这样快。

宁小闲侧着头又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明知道大监国铁石心肠,你还喜欢他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做法。毕竟用户就是站赚钱的根本!。”这不是疑问句,而是个肯定句。大家都是女人,她也有至爱之人,断不会错看娜仁望着乌谬时,眼底深处的那种悸动。

喜欢这样的男人,原本就不丢人。娜仁以直视回望她:“你想说什么?”

宁小闲这一回却未接口了,只是轻轻道:“多谢娜仁大人。血色山谷当中,为什么派护卫来找我?”她原以为娜仁派人试探她是出于女人之间的敌意。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那两个护卫果然已经找上她了。娜仁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旋即又归于平静:“无他。监国大人想用你,我就要确保你可用。”

如何选择儿童止咳药
踝关节运动损伤处理办法
灯盏花素片多少钱一瓶
经期延长是由什么引起的
鄂尔多斯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梅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