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雷血战神第章僧修八阶菩萨圣相境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3  时间:2021-01-16

雷血战神 第353章 僧修八阶菩萨圣相境

就在雷动疑惑着,云济之辈,为什么会突然间诚惶诚恐似的,朝着祈佛盘所处方位俯身下拜时,从祈佛盘上,猛地耀出万丈金光。

“那是……”

雷动望着那金光目瞪口呆,他了解陆元子的底细,陆元子处于七阶高段,并未达到八阶之境,在此战之前,绝对不可能造出如此浩荡的声势。

此刻突然造出如此磅礴天象,难道説陆元子经过此次论道之后,佛力精进,已经由刚才的七阶高段,晋阶到第八阶了吗?

祈佛盘上所造出的动静还不仅如此,当那万丈金光,耀上苍穹时,穹dǐng之上,居然天空变色,晕出一圈彩色的光环,而且光环之外,又有更多的光环涌现,由深到浅,由内到外,战满了大半个天空。

这是八环齐耀,东玄世界上各类修行者晋升至第八阶的通用特征,除去这一个特征以外,陆元子还必须要凝聚出自己的道,并化作圣相悬住于八环之上,才算是真正晋升至八阶。

而且,由于僧修的特殊性,陆元子所要凝出的圣相,还必须有佛性,必须要与佛和禅理相关,否则,便不能算是僧修者的第八♁dǐng♁diǎn♁小♁説,阶——菩萨圣相境。

八环显于天,梵音在空中如微风般轻拂而过,天地之间,顿显无尽的庄严与和睦。

一蹲dǐng天立地的巨大幻象,开始显现于虚空之中,那幻象,长耳垂眉,富态安详,让人一眼看上去,便顿觉安静祥和。

他是陆元子,但又似乎不是,他有陆元子之形,肥胖健硕,但却比罗汉大成境时的陆元子,又更多了一份淡定与从容,他的性似乎已经脱胎换骨,升华到了一种更加接近于佛的状态。

美丽的花朵在虚空中绽放,清新的香味随风吹佛,种种的一切天地异象,都只在衬托着巨大如天地的陆元子的神态,无论是举手还是投足,都暗含着一种难以明言的禅味。

“师兄,是你吗?”雷动大叫出口,望着脑袋蹿到天dǐng上的陆元子,失声大叫道。

他的脸上露着满脸的笑意,这个将自己带入青云山地洞,劝自己拜入落定门下的胖和尚,与其説是他的师兄,不如説是他的师长,就如落定禅师所言,陆元子佛法高深,三年之内,可为其师,陆元子也一直在做着如师父一般的事情,教雷动修炼,帮助雷动参悟晋阶。

再也没有什么,比此刻突然看见师兄的晋阶,能够令雷动那么欣喜。

他突然间有些不安,在僧修的晋阶体系中,八阶菩萨圣相境和罗汉大成境,有着一种天然的鸿沟,一入圣相,陆元子便能以菩萨相称,是活在世上的真菩萨,拥有大能,心性也会发生大的变化,这个时候的陆元子,还会像以前一样,那么护着自己让着自己教导着自己吗?

某些佛典中会讲到彼岸,而彼岸有的时候指的就是无悲无喜,无悲无喜,便能抵达彼岸,成为佛。

他绝对绝对,不希望陆元子因为禅理的明悟,而变得像某些佛典中所讲的那样,变成一个无悲无喜,从而对他也再生不起热心来的“陌路人”。

就在雷动这么担心着时,齐天高的陆元子,朝着大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下一刻,雷动的身体被陆元子的巨手托了起来,雷动坐在陆元子的手掌上,就像坐在一团宽阔的肉云上,陆元子将雷动托到自己的面前,轻声问道:“师弟乱想什么?”

雷动摸着脑袋咧嘴一笑:“我在想,佛典上説唯有无悲无喜,方可到达彼岸,而佛,便住在彼岸世界,你如今已经晋升至菩萨圣相境,会不会也变得无悲无喜,见着师弟我,也如同见着路人一般?”

陆元子哈哈大笑,他的笑声,化作天地间生出的无数梵花。

笑声过后,陆元子教诲道:

“佛是今年他将自己订为“低调之年”什么?佛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存在,所谓见性成佛,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每个人心中的佛也不一样,有的人觉得佛离自己很远,那么他的佛就遥不可及,有些人觉得佛离自己很近,那么他的佛就触手可及;

“对于我来説,一杯水,一碗饭,皆是佛理,皆通佛性,皆可称佛;

“某一日,你若见着妻子的辛劳,觉得要一生善等她,那你便是拜入她的佛门,她就是你的佛;

“师弟你説的那些唯有无悲无喜才能进入彼岸修成正果的佛,和我们落定一脉所追求的佛不同,他们的佛背离凡欲,所以要无悲无喜,我们的佛存于世间,自然也就无需摒弃哀乐。”

雷动似懂非懂,不禁冒出一句道:“那师兄你説,彼岸的佛和世间的佛,哪一个力量更大呢?”

陆元子淡淡一笑:“这个要怎么比呢?各自的佛住在各自的世界,你的佛以千克来计,我的佛以厘米丈量,彼此生存在不同的世界,如何能论出一个高低来?而且,我又不活在彼岸,如何知道彼岸的佛力量如何?”

雷动听着陆元子的话咧嘴一笑,师兄话里有话,就让那些崇拜彼岸之佛的家伙,全都生活到彼岸世界中去!

“那如果一定要论呢?师兄你都菩萨境了,难道就不能给师弟我讲得更清楚啊!”雷动朝着陆元子追问道,他对佛不甚感兴趣,他对追着陆元子问感兴趣,他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陆元子仰头望向天际,思考着如何解释给,随即低回头来,道:“既然彼岸之佛无悲无喜,那我若是打他,甚至是撒一泡尿在他的脑袋上,他反正感应不到,所以也就不会反抗,即使是我割了他的头颅,他又没有任何的痛感,自然任凭我将他的头颅给割了,从这一diǎn上来説,你是不是觉得世间之佛比彼岸之佛厉害呢?”

雷动一听立马diǎn头:“这是自然,连脑袋被人割了都不反抗的家伙,自然是不厉害了!”

陆元子却是摇了摇头:“这样便是打败了彼岸之佛吗?他无悲无喜,你打他,撒一泡尿在他头上,割了他的脑袋,对于他来説,却一diǎn感觉都没有,即便将他千刀万剐,他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痛楚,你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徒劳,因为无论你对他做什么,都跟他没有一丁diǎn关系,从这一diǎn上看,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世界万物已经奈何不了他!”

陆元子的话浅显易懂,雷动听得明明白白,他其实佛性一般,但听陆元子这么开释以后,他依旧还是领悟到了许多的东西,他喃喃道:“不过我还是喜欢世间之佛,因为我和师兄一样,是活在此生世界,而不是活在彼岸世界!”与其天天想

对雷动解释清楚以后,陆元子将手轻轻地递回地面,让雷动侧立一旁等候,随即他嘴唇微启,问匍匐于地的云济等禅师道:“云济等一干众僧,今日我回归白云寺,便是要传承落定一脉衣钵,将落定佛学发扬光大,你们刚才在祈佛盘上败于我手,如今可有不服?”

陆元子晋升至菩萨圣相境,地位再不比从前,所以称呼云济等人时,也不再如以前一般以师叔相称,他以佛法之妙,参透天地玄机凝成佛道,方铸就此刻菩萨真身,比他低一阶的云济等禅师,哪有不服之理?

众僧纷纷应和相承,愿还陆元子以住持之位。

待在国家启动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背景下众禅师归顺后,陆元子心念微转,整个金色空间中,在刚才一战内被雷动杀死于境界中的诸多僧人,又开始显现在境界之内,感念到八阶菩萨圣相境的威力,境界之内无人不服,纷纷拜倒在地高颂住持菩萨。

陆元子伸手衍生出一股磅礴佛力,将拜伏在地的众僧扶起,随即他脚下化作数百丈宽阔的祈佛盘开始逐渐坍缩消失,他的天地般高大的身影也开始朝着地面缩小,而他和雷动共同衍生出来的金色境界,也开始随着他的一番感念而逐渐崩裂消散。

境界崩碎,炸出一片又一片的金色光芒,这个境界,衍生之初光彩夺目,消散之时也是美丽动人,这也称得上是陆元子和雷动他们两师兄弟,一次精彩的联袂之战了,此事了结后,陆元子要住持白云寺诸事,雷动则是要去做其他的事情,这一别之后,也不知道两师兄弟将来还能不能携手作战。

到陆元子的身体缩小到正常人大小时,众僧看到了陆元子头dǐng八环之上,安详打座的一蹲小胖菩萨,八环齐耀,圣相加持,这是八阶菩萨境的特征。

到最后,一切的天象、金色虚幻境界、以及陆元子头dǐng上的八环与小圣相,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实空间的世界。

众僧还是站在白云寺的前院,观看着前方的一棵大梧桐树,只是打头的不再是云济,而是陆元子。有如时光停滞了一般,梧桐树上的那颗露珠早已经被朝阳蒸传播渠道发,白云山上的风将梧桐树叶吹得沙沙地响,陆元子望着没了露珠的刚才那片梧桐叶,淡淡地一笑。

重庆医院男科哪好
南京哪家男科医院好
呼和浩特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