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属性至尊第一百零五章击杀筑基修士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属性至尊 第一百零五章 击杀筑基修士

深吸口气,吴昊慢慢冷静下来,就此放弃可不是他的品性,他定了定神,开始继续全力以赴的攻击,寻找着每一点可能的机会。

单美的这个龙头企业就可以养活上千家配套企业。但在LED照明领域 这个时候,他自己很是明白,就此放弃肯定死路一条,倒不如硬拼到底,或许还能有些机会也说不定。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所谓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又是几拳无功而返,可在他又是一拳打出后,整个人却猛然一愣,第二拳并没有立刻接上去,似乎想到了什么。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竟然逼我使出了血河剑的剑影分身术,即使死了也足以骄傲了!”

就在这个时候,闭目掐诀的裴庆却蓦然睁开眼睛,就见他低声呢喃几句,脸上露出一股深切的恨意,然后手指一动,吴昊左手中的血河剑光芒一闪,竟然直接化为了一道光影,彻底消失了。

紧接着,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就在他身旁显现出来,甚至不用思考,吴昊就知道,这一剑下来以他现在的状态,绝对躲不开,等待他的将是必死的结局。

“嘿!”

不过这个时候,吴昊却嘴角一翘,脸上并未露出多少恐惧之色来。

“即使我死了,你也别想跑!”

呢喃一句,随着话音落,吴昊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他对身侧出现的血河剑根本不管不顾,只是纵起身形,一拳打出。

“哼!垂死挣扎罢了!”

裴庆冷笑一声,手指一动,毫不客气的对吴昊下了杀手。

如果说一开始他对吴昊还有怜才之心的话,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早已欲杀之而后快了。

他现在虽然法力已经快要耗尽,但役使青灵盾抵挡吴昊几下攻击还是可以做到的。他对血河剑的剑影分身术更是十分有信心,这毕竟是血河大法的三大杀招之一,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动用的杀招。

相信即使是面对真正的抱丹武者,这一招也足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也就是说,即使是最好的情况下,吴昊也只有一次出会罢了。

裴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次吴昊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只是他这种想法却随着这一拳的到达瞬间变化。

裴庆脸上的冷笑依然挂着,可身体却已经彻底僵硬,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吴昊这一拳下来,整个空间似乎都开始以这一拳为中心塌陷下来。

他自然明白眼前的一幕不是真的,而是对方拳意给他精神上带来的压迫和拳击的力量完美结合形成的一种攻击状态。

这种状态如果是别人或许还真认不出来,但作为一个筑基修士,他可是清清楚楚,这不是别的什么手段,而是正宗的抱丹武者的拳意过去几年中一直把目光投在亚洲地区攻击手段。

也就是说,只有真正的抱丹武者才能役使这种攻击。

“吴昊竟然进阶抱丹境界了?这怎么可能?”

“完了,被抱丹武者近身,不要说现在的我了,就是完好的我,也得吃不了兜着走,现在我死定了!”

一瞬之间,裴庆心中就冒出了这个念头来,一股绝望之意袭来,他浑身就是一颤,法力的运用上即打了个梗,这就让他役使的血河剑有了一丝偏差。

嗖!砰!

两个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响起。

再看现场,吴昊和裴庆的身影已经交错而过。

二人都站着没动,似乎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呵呵,真想不到啊,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小丽,我来了!”

裴庆呢喃一句,就听到啪的一声响,原本挡在他面前的青灵盾已经迸裂开了,然后就见到他胸膛处哗啦一下,全部化为了肉泥淌了下来,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洞。

裴庆的身体晃了几晃,以胸口处的巨大空洞为中心,啪嚓一下便对折在了一起,然后整个人变成了两块,直接砸倒在地,再呜咽了两声,便彻底死去。

反观另一方,吴昊的身体也是晃了两晃,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然后便重重的砸倒在地,很快也没了声息。

一个小时之后,月色下几道黑影闪过,很快在山地的一边立住了身形。

月光的照耀下黑影渐渐清晰,显露出身份来,赫然是胡海一行人。

只是此时他们看上去状态并不好,每一个都是脸色苍白。尤其是林云鹤和龟长老,更是低垂着双臂,神态萎靡,显然已经受了重伤。

与之相比,胡海和钟怀夫妇虽也很是狼狈,身上布满了血痕,但无疑要好上许多,至少他们的手脚看上去还很利索。

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人呼吸不由的一滞,在他们眼中,眼前这片山地几乎像是被十二级龙卷风袭击了一般,满目疮痍,各种战斗的痕迹更是触目惊心,只是看一看,就让人心中发寒,不由的产生一种直面的恐惧感。

尽管几人修为都已经不弱,在武林当中也是响当当的角色,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但依然很难相信这一切只是由两个人造成的。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对于武者的想象。

“好恐怖的威能,这简直就是被大批自动火炮笼罩后的情形,难道说筑基修士的力量真的已经达到了这等程度?这简直就是人形苹果的估值明显低于诸如谷歌和亚马逊等迅速发展的科技界同行核弹!”

龟长老有些哆嗦,或许也是因为重伤的原因,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这就是筑基修士的真正力量,也难怪以现在的科技手段都要在他们面前低头!”钟怀叹口气,眼中却渐渐浮现了一道光芒。

他语气中带了一丝莫名的意味,继续说道:“以筑基修士的力量,应该很轻松就能找到我们,可现实是,他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找我们,这说明了什么?再结合眼前这一切,似乎只有一个解释了。”

“你是说……?”

胡海一阵激动,随之牵动了伤势,不由的低头大声咳嗽了起来。

“不错!”钟怀眼中也闪烁着激动之色,颤声道:“主上挡住了这位筑基修士,不管什么原因,我可以确定的是,至少主上凭一己之力彻底牵制了这位修士,让他根本腾不出手来追杀我们。”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两人两败俱伤的可能性要占到九成,这也是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一人出现的根本原因。还有一成可能则是战场已经转移,不过却又不像。”

钟怀心中就很有些庆幸,之前裴庆很久不至,灵猴暗卫们气势一弱,本就在战力上差他们一筹,这一下更是强弱立转,相持了一会后,他们付出了一些代价便将这些灵猴暗卫彻底击杀。

原本他对于前来寻找吴昊还是有一定异议的,只不过因为想到即使现在离开了,一旦那筑基修士追查下来,他也难逃一死,本着万一的希望,他这才选择了前来。

现在看来,他这次是赌对了。

不论如何,这一次他至少没有了生命危险,而一旦吴昊还活着,那么他将捞到一个天大的靠山。

无论吴昊是不是已经进阶抱丹境界,他能抗衡筑基修士的事实却已经毋庸置疑。

一想到这,钟怀心中就是社区传播传统文化一片火热,再无一丝异心。他如此,殷娇和龟长老更是如此。

至于说林云鹤和胡海,那就更不用说了。

“走,过去看看!”

胡海的声音有些颤抖,猛然一挥手,眼中闪过强烈的希冀之色,似乎暴猿门的兴盛就在眼前,同时心中也忐忑至极,生怕见到了一副令人绝望的场景。

闻言,几人再不停留,动作都有些踉跄,直直抢入战场之中。

“那边有人!”

龟长老第一个发现了情况,身形急速展动,行动之快好像根本没有受伤一般。

其他几人也不慢,这一刻一个个的脸色涨红,似乎之前受到的伤势已经完全康复了一般。

“是吴昊!”

胡海低呼一声,即抢步上前,就见到在他的前面不远处,一个血人正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声息。

“噌!”

拔剑声响起,钟怀夫妇刚要过来,却发现了另外一个从胸口位置断成了两半的人,虽然当时只是一瞥,但他们却根本忘不了那筑基修士的一丝一毫,所以可以确定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筑基修士。

尽管这筑基修士看上去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出于对筑基修士的恐惧,他们还是迅速拔出了长剑,一脸戒备之色,并且再也不敢靠近一步。

“已经死了!”

相比于他们的恐惧,林云鹤却要光棍的多,以他现在的境界,距离筑基修士还太过遥远,因此心中的恐惧自然也少了一些,当即踏步上前,勉强抬起手臂试了试筑基修士的气息,做出了判断。

“刷、刷!”

下一刻,就见银光一闪,钟怀夫妇已经出剑完毕,而早已死去的裴庆脑袋上就多了两个空洞。随着乳白色的脑浆流出,夫妇二人方才松了口气,彻底确定了裴庆的死亡。

“吴昊怎样了?”

林云鹤摇摇头,不再理会身前兴奋的夫妇俩,转身来到了另外一边。

这时候胡海也已经来到了吴昊的身边,用手探了探他的气息。

“还有气息,不过很是微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胡海长长的松了口气,一屁股蹲坐在地,额头上不由自主的流下豆大汗珠,同时脸上也显露出一抹振奋之色来。

“那就好!”林云鹤也蹲坐下来,有些怅然的看了看死去的裴庆,说道:“今天真像做梦一般,不仅见到了筑基修士,而且还亲眼见到了这位修士的死亡,感觉以前的几十年就好像白活了一般。”

“谁说不是呢!”胡海也叹口气。(未完待续。)

兰州医院男科哪家医院好
成都医院白癜风
广州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