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br用一点红写微小说采访者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6-02

用“一点红”写微小说

  采访者:北京日报记者

  被访者:温瑞安

  记者:能告诉我这次写作微武侠到底写了什么故事吗?写作之前,会像写传统小说一样提前构思吗?故事的走向事先有没有想过?

温瑞安:我把微小说的写法称作“一点红”。什么叫“一点红”呢?古龙笔下楚留香的故事里,有一位很出彩的人物,就叫“中原一点红”,他是个很厉害的杀手,与楚留香惺惺相惜。他杀人,只在对方咽喉刺一剑,只见一点红,便收剑功成。写微小说也如此,有时要一针见血,有时要一刀见骨,这样文章才有血有肉有骨头,不要老是血流成河,不要老搞到血雨腥风。

若说整体布局,我的方式是每篇一个点,你们玩过小孩子的点连环画吧?大概就是这样子。一个点连一个点,就成一条直线,然后成三角、菱形、圆形什么的,最后,把所有的点串连起来,就是我的蓝图。这图我可是要呈献出来的呢!阁下没听过图穷匕见吗?我的匕就裹在蓝图里。只好请大家耐心一点,我也希望自己不是笨手笨脚的荆轲就好了。

记澳元兑美元的汇率目前压力较大。今天的早盘交易中者:您头一次在微博上写武侠故事,如今也有一阵子了,总结一下,与在报纸上写连载,或者创作大部头的武侠小说相比,微武侠写作有什么特点、要领?

温瑞安:微武侠的特色就是轻、薄、短、小,讲的是一怒拔剑,一笑祝好。它在哪里都能看,我在哪里都能发,口述也无碍。

对我而言,写作一向是乐趣,创作就更加是享受。我闲时跟兄弟姊妹、门生弟子、侠友至交聊天,他们嘻哈绝倒之余,惋叹为何不发微博,不是太可惜了吗?我才省觉原来这些是可以发布、共享的。不过,我非但未能掌握用微博写作的要领,连发微博的要领甚至也不懂,而且,就算写作的要领也在学习中。对写“微小说”,我只认为我写的是“微笑说”,每天让人会心一下就好。“微武侠”,则让人微微“侠”一下,也是件美事。

相信微博里有微笑

记者:这种微博写作,您感觉有什么困难?短短100来字,有没有让您感到无从下手?
温瑞安:写微武侠没有困难,因为我写过更短的,那就是诗。而且,我早年是先写诗后写小说,先出版诗集后出版小说的。诗的文字要比微博更精炼、更珍贵,从古到今,一向如是。古诗本来就是最早的微博。当然,我不愿意局限在“微武侠”上,我还是坚持写“微笑说”,但尽量加入“侠”的元素。一寸短,一寸险,有时赤手空拳战大刀,要比长枪大戟斗双鞭更刺激、更好玩。我喜欢玩。大家不跟我玩,我就郁郁不乐了,只好请大家同情我一下,偶尔也来玩一玩。至于如何下手,太简单了,用雕刻法嘛,把多余的删去、削掉,剩下的就是核心了。

记者:听说您不会用电脑,平时写作都是用笔,可还是愿意挑战微博,您骨子里对新的东西是不是很好奇?

温瑞安:哈哈哈哈。电脑我到现在还不会用啊。我什么都想看看,但一因没有时间,二因不会技术,所以什么都没得看,好可怜啊我。我会一点儿手写板,但通常是写在稿纸上,弟妹们和子弟们会替我打好,打印出来,我再一校、修订、二校、增删,才发文。

告诉你,其实我有iPhone4、iPad2,什么都有,替我选购的义弟,什么技术都苦口婆心教我,但我就是不会用,多笨啊我,所以我自称一春二虫温巨侠(一春二虫即蠢字)。但我的子弟们,有不少电脑精英好手,做了很多很多我自己也不知道的资料,而且,他们打字飞快,比得上我手写,我1小时 500至4500字,不过要用手写在纸上,要是敲字,大概是1小时 5到40个字。我非但不用电脑,连手机通电话也极少。

哈哈,我的心是孩童的,脾气是牛的,喜欢在屋顶上弹钢琴,钢索上拉小提琴,一面好听,一面好玩,边打边逃,边走边玩。我相信鱼腹里有钻石,虎口里有秘密,微博里有微笑,武侠里有艳霞。

[NextPage]

 

在口头世界早就“微博”了

记者:真正投入微博写作是因为与网易的商业合作吗?如果是这样,那么,网易与您沟通时,是否有过顾虑?

温瑞安:我不太清楚“商业合作”指的是啥?是稿费吗?别见怪,我1988年在台湾已经有过一字五元的稿费了。我现在不差什么,而且已年届花甲,犯不着为蝇头小利沙场杀伐。至于声誉,我就是个写武侠小说的,会有什么影响呢?总不会我写“微笑说”拿个奥斯卡金像奖回来。哈哈。这次约稿的人,一个是素未谋面的聂蔚(网易读书频道主编),一个是我的特别助理叶浩,这两个人都是我喜欢的、信任的,居然在一道合伙坑我,我水里水里游,火里火里烤,坑里坑里跳,二话不说,一支快笔,半路吹风。

记者:您如何看待这次微博写作在您整个写作生涯中的位置,它是第一次,会是最后一次吗?这次所写“微武侠”会出书吗?

温瑞安: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微博”了,只不过不在电子世界,而是口头上。我太太、我的侠兄、结拜的兄弟姊妹、弟子学生们,都常听我随口触机,还有小说里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句式,他们索性节录下来、整理出来,还出了什么“金语录”,出了有三四本之多,另外也节录成专辑,放在“巨侠一言”专栏上。只不过,那不是微小说。其他,一切随缘。我是温瑞安,最喜欢随遇而安。

只当是抛青苔引翡翠

记者:您用微博写“微武侠”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听说您的粉丝天天剧增,目前已有近120万人在关注,您知道这些吗?

温瑞安:这个回答你肯定不会满意,因为我不上网。我自2006年起几乎完全不上网。2004年到2006年上过,那也是好友哄上去的。当时有网站“六分半堂”、“神侯府·小楼”、“温泉”等,都是温书的粉丝、面条甚至馒头、包子、饽饽和馍馍,还有寿司合办的,在那儿闹得很欢的。我因与电脑无缘,没上过,都是我的弟妹、学生们告诉我的。

后来,我身边的老兄弟成天告诉我,人家怎么反应,表达并不直接提供任何信息。百度推广服务中了些什么意见,批评了什么,讹传了些什么流言,您怎能不上去回应一下、澄清一下呀?偏就是有好些都是我的至交,所以心头一热,心下一软,就上去了。结果,一上网缘深似海,一上去就古来征战几人回了。

不过,久而久之,发现人与人之间,若老是依仗论坛的帖子来维持的话,到底还是易生误解,而且还是存在隔阂的,何况我是手书笔挥,消耗了我好友和学生们不少的时间心力,我个人一向不喜欢劳烦别人的。还有,我既不懂MSN又不晓得QQ留讯息,只知发帖、回帖,一旦发生讹传或误会,我自己不习惯也无从解释。所以,我觉得这条路易走难回,我还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回到我的灯火阑珊处。我喜欢这种带点婉约、有点婆娑的灯影,当然,不是婆妈,是婆娑,所以,我从来不问人今天你“百度”了没有?因为我早已完成心理上的“摆渡”了。

“微武侠”现在增加了多少,我是不太知情的,都是我的知己和助理为我打理。如果能引人关注,我自己高兴到眉毛都长到胡子上去了,万一不能,也当是抛青苔引翡翠好了。我看到助手和梁阿牛忙上一阵,但有热烈反应和回话,看到他们辛劳一番后有成就感,我也为他们高兴,并且,坦白说,性起了在最近就会到我微博那儿长住它一段,就当是蜜月的冲动。

新作说不准在博客发布

记者:预测一下微博写作的发展趋势?它会给传统作家的写作带来什么影响?

温瑞安:我一向认为作家可以死守一隅,故步自封,也可以封出帝皇来,管他东南西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我们得承认他们坚持的可贵、可敬。但我也认为,进取心强的写作人由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代表人士和部分界别的委员就首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生态建设中的重要问题以及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发表意见,应该烈火冰山走一趟,要留创意在人间。过高人孤立,过洁世同嫌。为什么我们要排斥新的事物,有新的因为有需要,不是说旧的完全可以弃置。也许,不再用它了,但我绝不排斥它,或者,我用另外的方式、渠道去融汇、加强、参与、关注它。

我不开电视,但我依然可以但是受制于猪周期和淡季看到电视剧。我不是影评人,但我可以写影话。我不想打架,但我可以教武。我不能行侠,但我可以帮人。如果微博或电子传媒给作家带来负面的影响,我很遗憾,以我的方式,我大可吸收新意,再创新天。至于我个人的作品,反而因电子网络,流传得更广更远,我感谢它都来不及。它那么好玩,有一天如果我精力过剩,势必要好好的玩它一玩。改天高兴,又有博客肯收容我武侠系列拙作的话,我说不准会把新的续作或新作发布在那儿,跟久违了的侠友再侠道相逢一番!

温瑞安简历:

1954年1月1日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美罗埠火车头,为香港永久居民,最近时常来往于香港、深圳两地,从1964年创作至今,已有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等各类著作100多种。他自称:我不只是武侠名家,我的诗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比我的武侠小说《四大名捕》在香港成名更早,我办诗社的声名又远比武侠小说《神州奇侠》在内地走红更早。他兼为专栏写作,兼搞相学、术数,连马评、球评也一样染指,几乎所有小说的类型都有丰富的作品,并有超过7国文字翻译本。他说,自己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说英雄谁是英雄》更传奇。

  (实习编辑:高雪莹)

儿童止咳药含不含防腐剂
南昌十佳男科医院
汉森四磨汤怎么服用
甘肃治疗白癫风医院
静脉曲张可以吃药吗
杭州好的白癜风医院